半夜长途


我是第一次晚上出来开着货车走长途,我的同事都请假了,所以夜班就轮到了我的头上。一开始我妻子听到我今晚要通宵加班后很不同意,非常担心我夜行会遭遇危险。但实际上,夜晚行车更为安全,因为车辆和行人都很少,遭遇交通事故的几率比起白天来说是大大地降低的。所以我只是稍微安慰了妻子一下就开车出门了,不过……我怎么也没有想到,那是我最后一次与我妻子见面。


一开始一切都很正常,我开着满满一车的货物走上了通往隔壁市的高速公路。一开始我还挺高兴的,因为马路上没车,和在白天老堵车的情况截然不同,我摆脱了白天里赶长途的烦躁,心里不由得开心起来。


虽然一路畅顺让人心情愉悦,但一直这么开着,倦乏不由得从我身体四处席卷而来。我打着哈欠,一边打开了收音机听地方的音乐电台胡乱播着歌。大半夜的,电台只有机械地随机播歌,一开始是近几周的流行音乐,然后播着一些经典老音乐。枯燥乏味的长途路上,有着音乐相伴也不会太无聊。


但我还是低估了自己的精神力了,因为平常很少熬夜,我一到十一点意识就开始迷迷糊糊的,整个人都快沉溺于睡眠当中。突然,我猛地从瞌睡中清醒过来,我被突然的惊醒吓了一跳。我发现自己竟然还以正常的速度开着车,天呐,这多么危险啊!我为自己的行为感到了后怕,然后开始打起精神继续开车。


车上的音乐不知何时变得古怪,似乎是一个女声在低喃嘶哑着让人捉摸不清的低语,我听到头皮发麻,就顺手关掉了收音机。就在我关掉的那一刻,我听到了后车厢有活动的声音。


瞬时间我的冷汗就下来了,因为我这车运的是药物,没有任何活物,而且也不会招惹动物昆虫。更令人悚然的是,那个声音,是人在走路的声音。


我的心一下子跳到嗓子上去了,心跳砰砰作响。但我安慰着自己只是老鼠撞到了什么东西罢了,但我很清楚,老鼠是不会发出人的脚步声的。


我又打开了收音机,想让自己转移注意力。但我一打开了它,一个尖锐的女人的尖叫声倏然炸出,我被吓得抓不住方向盘,重新摸住方向盘后,我发现收音机里的女人的尖叫声好像有点不对。


出去撕心裂肺的叫声外,我还听到了一些皮带发出的碰撞声,和……肉体碰撞发出的水声。我的恐惧一下子烟消云散,只有无尽的困惑锁住了我的脑袋。


这……很明显是一段性|爱音频,从女人的声音听上去,似乎是被强迫的。我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那段声音上去,虽然女人的叫声骇人,但作为一个男人还是对这种事有点兴趣。


女人的声音逐渐变小起来,从高昂的尖叫声变成低声的啜泣,我甚至能够想象到女人被凌虐的姿态……突然,出现了一阵血肉模糊的声音,然后就是凌乱的收不到信号的杂音。


我疑惑地转去别的频道,发现每一个频道都是发出沙沙的烦人的声音。我失望地关上了收音机,正想着这东西究竟怎么回事呢……


但突然有一束毛从我脑袋上方垂下来,我的心一下子炸起来了,一抬头,发现了一张血肉模糊的脸,还不断地滴落着血液和掉着肉块。我手一歪,把方向盘打尽,车身一下子倾斜了,那东西抵不住急转的回心力,甩到了车的一边。


我暂时松了一口气,急忙踩下了刹车,踹开车门不顾高度就掉了下去。但我准备着地的时候,肩膀一紧,整个人被什么东西拉回了车内。我被狠狠地扔到了车的地面上,由于车停了下来,车内灯也随之亮起来,在黄色的灯光下,我看清楚那东西的真面目!


它几乎全是由头发构成的,一大盘曲卷干枯的红发,在空中有生命地蠕动着,它有人的四肢,像是女子一般纤细的四肢。我暗自挣扎开困住我的那捆头发,但愈是挣扎,它捆得愈紧。我几乎是放弃了反抗,弓起身子不断地退后,尽量不去看着那骇人的没有五官的脸。


那些恶心的蠕动着的头发攀爬着我的身子,愈缠愈厚,我感到肺部的氧气都被挤压了出来,头脑出现了缺氧的昏迷现象。我的意识愈来愈模糊,我感受到头发从我的耳朵,鼻孔,眼睛,嘴巴钻了进去。干枯的触感瘙痒着敏感的黏膜,很快地……我失去了意识……




 

翌日清晨,本地警察在高速公路上发现了一架装货卡车,车上有一名死去的男子。经法医报告,男子全身的血液都消失了,但死因却是死于窒息。警方在周围采录证据,本案件还待进一步调查。





作死弄的英文版 不完全直译

评论
热度(10)

© Jane.Fre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