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YK

二十三
















“当人成为野兽时,他比野兽更野兽。”




Jack和Hiccup狼狈地倒在地上,Toothless在他们身上乱动着。Jack仍然一脸地难以置信,他一直盯着自己的双手,好似在里面会出现什么火花一样。Hiccup也是一脸震惊,望着倒地的Jack和倒在身上的Toothless。




“——这究竟怎么回事?”Hiccup又望向Jack,“——难道你不是幽灵吗?为什么——”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己曾死过,然后又有了意识。除了幽灵这个解释,我再也想不出别的存在意义。”Jack用手摸向Hiccup的脸,他触碰到Hiccup有点干燥的温暖的皮肤。




“对了!你的尸体!你的尸体还在湖底吗?如果是,那么你是幽灵,如果不是——”Hiccup激动地反摸着Jack的手,冰冷的,上面还有一层细细的冰霜。




“那我可能是什么?”Jack皱眉,再次回想刚才发生的神奇一幕。















Hiccup和Jack带着喜讯从挪威赶回英格兰,在期间Jack还不住地炫耀自己战胜Anna的光荣战绩,同时再次鄙视了因为空间转移而呕吐的Hiccup。两人回到Hogwarts后第一时间跑去给North报喜,North听闻后便提出搞守护者仪式,给两人下定相关的魔法契约。




仪式在小精灵和North雇佣的雪人的敲锣打鼓下展开了,但随着North简单的宣读就完了。仪式简单得惊人,速度也快得惊人。两人甚至没有感到丝毫魔法契约在自己身上生效。仪式完成后Hiccup跟随Jack一并回到了禁林,一踏入冻湖Toothless就兴冲冲地扑向了Hiccup和Jack两人。




神奇的是,Toothless把Jack扑倒了在地,这一次它的身体没有像往常那样穿过Jack。




“对!得找一下我尸体!”Jack蹭地起身,把Toothless撞开一边,他有点不习惯,低头对着Toothless道歉。Toothless扭动着身体又站了起来,蹭在Hiccup的身边。Jack命令Hiccup和Toothless离开冰面,他用木棍敲着冰面,然后闭上眼。冰面在木棍的敲打下发出一阵微弱的蓝光,然后一道蓝边像墨水一样在冰面划开,在蓝边的延伸下,原本冰蓝色的冰化成了幽绿的水。




做完解冻魔法之后Jack睁开眼睛,他有点迟疑地,一步步深入水底,但迟迟没有完全浸入,似乎在害怕着什么。Hiccup在岸边等了好久,直到他看到Jack身边的湖水开始有点结冰,他才最终下定决心似的潜进了水底。水面被他的动静激起阵阵涟漪,但没有丝毫气泡冒出。




等好一阵子,Jack急促地冲出了水面,飞出的浪花冻结在半空,然后又掉回湖底。他半浮在空中,胸膛不住地上下起伏——即使他不需要着呼吸。他一脸震惊地望向在岸边的Hiccup,一字一句道,




“没有,湖底没有我的尸体。”








“那——我究竟是什么?”Jack浑身湿漉漉的,直接盘坐在水面。水面因为他的接触冻成了冰,一直往外延伸着,直至整个湖再次被冻上一层厚冰。




Hiccup跑上去,他摸到Jack身上湿漉漉的水已经结成了冰块,整个校袍僵硬成怪异的形状。




“——你说过你从湖底出来后,见过岸边有一位巫师吧?”Hiccup道,蹲坐下来,帮忙把Jack身上的冰块敲掉。




“有没有这么一种可能,——那个巫师是MIM,是MIM‘救’了你?”只有MIM,Hiccup觉得只有MIM才有这个能力。




“但是让人起死回生的魔法是不存在的——”Jack皱眉反驳道,他郁闷地蜷缩着自己的身体,让Hiccup的敲冰工作进行得不顺利。




“不是生,你现在的状态也不是人类吧?让我想想,——在英国里Jack Frost不就是一种冰雪精灵的存在吗?”




“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我没有任何记忆,我都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他湛蓝的眼眸里浸满忧伤,“所有人都穿过我,没有人能看见我,没有人能听见我。”他扭头望着Hiccup,“这也算是生吗?”




Hiccup噤声,这样的状态倒是像极了麻瓜口中的幽灵,但为什么后来Jack被人看见了呢?“你以前无法被人看见?”




Jack扭头,他自己也解释不清。“有一段时间是,但后来……后来发生了一些事,然后我发现能够被人看见了。”




“什么事?”


“我不想提……是些,糟糕的事,也因为这件事我的记忆才恢复。”




“Jack你不应该逃避说出这些事,你越是逃避你越是害怕面对。”Hiccup认真地看着Jack,“我们现在是战友了,我也希望帮你找出你自己究竟是什么存在,而这些事是关键。”




Jack看起来还是有点不情愿,但最终点头答应了。




“我——遇到了Pitch。”












时间回到Toothless坠落在禁林那天。




Jack如往常一样在禁林里到处转悠,偶尔看到有学生进入还是凑上去捉弄一把——即使每一次他都悲伤地发现自己被穿过身体。他觉得自己是个幽灵,但他丝毫不记得自己生前的事,这让他无比地烦躁,他无不想找出自己存在的意义。




他在Hogwarts的上空低飞着,突然发现有黑影快速地擦身而过。那团黑影并不像平时偶尔飞过的鸟类,它要大得多,并且也快得多。他好奇地跟上去,那道黑影却突然转身,一道蓝色火焰袭击而来。




Jack一下子慌住了,但很快地调整好自己。他用法杖发动着攻击,蓝色的光冲着黑影而去,但那道黑影很灵活,都避开了他的闪电攻击。




“真想不到你还活着,嗯?你现在是鬼魂吗?还是别的什么东西。”在月光下,Jack逐渐看清了那团黑影,原来是一只龙,上面还坐着一个人。




他说些什么?Jack很是疑惑,那个人似乎认识他,但他却一点记忆也没有。他机械地避开了眼前几道绿光攻击。




“——你是谁!”Jack皱眉道,他灵活地跳上了高尖的屋顶,整个人平衡在小小的落脚点上,法杖直指那个人。




“噢?连我这个老同学也忘了吗?”对面的人咧开一个尖锐的笑容,他金色的眸子在黑夜里闪着亮光。“真让人伤心。”




话音刚落,Jack又一袭蓝光打过去。这一下似乎擦到了龙的身上,一人一龙在空中的飞翔有点不稳。但龙还是在那人的命令下突出一道强烈的龙息,Jack感受到热浪迎面而来,飞快地闪开,而面前的龙却不知什么时候飞到了他身后,那人挥出一阵红光攻击,把Jack从半空打了下去。




Jack的手脱开了法杖,失去法杖就无法飞行,他在半空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法杖离自己越来越远。极力伸长手,离那法杖却总是差一些。随后他跌入了屋顶,顺着高耸的顶尖从屋顶滑落下来,坠在附近的草丛。而他的法杖也随之掉在了地上,因为巨大的冲击折开两半。




Jack感受到了痛,来自灵魂深处的痛。同时他的头因为撞击也发出令人恶心的晕眩和剧痛,他痉挛着身子,不住地嘶吼,大叫,好似随着释放声音身体会好受些。




“不对——我不是幽灵吗——?为什么?”Jack在半昏迷的状态下想着,他大脑随着痛觉反而开始运转得很快。他看到很多片段闪过脑海,有熟悉的金色瞳眸,有幽暗的洞穴,有令人恐惧的脸容,有令人心寒的冷笑。他喘着气,但身体逐渐平静下来,体内的剧痛仍在继续,大脑也阵阵发痛。




他开始攀爬着,艰难地挪动着自己的身体,摸到了跌落在不远处的法杖残骸。他紧紧地握住残骸,魔力不住地输入里面,然后法杖发着蓝光,两截残骸被魔力重新粘在了一起。




他想起了Pitchiner,那副上课认真的模样。




他忍着痛倏然起飞,整个人往那个黑影冲去,法杖上的蓝光也蓄着力量。魔力猛地被释放出来,强大的冲力把半空的龙打落在地。坐在上面的人在最后坠落于地时化成了一缕黑沙,然后再度出现在了Jack面前。




“嗯?你还有两手?看了他把剩下的魔力都给了你啊。”Pitch咬牙切齿道。他紧皱着极淡的眉头,金色的瞳眸发着亮光。




他想起了Pitchiner,那副被体内的东西折磨的骇人的模样。




没有等Pitch反应过来,Jack接二连三地发起攻击。那一道道蓝光发射快速而又精准,冰霜冻住了Pitch的关节,让他活动颇为不便。




他想起了Pitchiner,杵着魔杖对他冷冷下咒的模样。




法杖大力地一挥,一大片的冰刃如脱弓之箭飞向Pitch。眼看Pitch躲不过,但黑色的细沙帮他挡过了这一大片攻击。




他想起了黑暗,想起了逐渐结冰的湖面。




Jack大吼,尖叫,不要命地冲向Pitch。Pitch看到来者的气势凶猛立即用黑沙抵挡,最后,一阵强烈的蓝光赤痛着他们的眼角膜。








Jack从空中跌落了下来,掉入了禁林的冻湖。






而空中的光消失后,Pitch也失去了踪影,空中的细小的雪和黑沙飘动着,落满枝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评论

© Jane.Fre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