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YK

二十一










“人类觉得自己是世界之主,但他们忘了还有上帝。”




那天在木雕店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后,Rapunzle本来想回高塔收拾东西走人,但Merida坚持把Rapunzle带到自己家做客。因为她不忍心看自己的好友一人留在充满回忆的屋子里暗自神伤。




刚踏入家族的大门,她就被三个小家伙抱住了。三个和她一样长满红色乱发的小男孩挤在一起咯咯发笑,Merida也笑了,弯下腰拥抱着自家的熊孩子。但弯下腰她觉得有点不对劲,黑色的袍子上沾满了蛋糕和奶油的痕迹,她把三个小家伙拉开,发现他们脸上都沾满了奶油。




“梅林的裤子!你们又跑去厨房偷吃了多少甜食?”Merida愤愤道,用魔杖把袍子上和他们脸上的污渍都清理干净,三个小家伙似乎有点不满地咂咂嘴,不习惯脸上没有甜甜的味道。他们看到Merida身边的Rapunzle,也跑过去热情地拥抱起来。




“噢……”Rapunzle被下了一条,她还没有被人三个一模一样的小家伙抱过,他们几个才到她的腰际,红色的小脑袋不停地乱动蹭得她痒痒的。




“原来如此”“难怪老姐那么讨厌——”“相亲”




“原来是有女朋友!”三个小家伙一哄而散,笑着要跑入屋内。






“!这几个臭小子!看我今晚不扣押他们的甜食!”Merida皱眉道,对着Rapunzle抱歉地笑笑,“他们就爱这么捣蛋,别在意他们说的话啊。”




Rapunzle没有享受过兄弟姊妹之间的亲情,她没有感到窘迫反而被逗得笑起来。




Elinor在书房内研读着信件,所以大堂里只有Fergus迎接Merida的归来。他热情地招待Rapunzle,没怎么接触过这样热情地人Rapunzle反而有点不太自在,但还是很高兴地接受这样的热情。她被安排到住在Merida隔壁的房间,回到家的Merida的打猎热情在Fergus的鼓舞下更加地高涨,几乎每天都扯着Rapunzle去周边的树林里打猎。这样一来Rapunzle倒是没有时间独自神伤,她每天被Merida拉着去玩,日子过得倒也开心。




特别是在饭桌上,因为在别人家上的拘谨Rapunzle并没有像在家里那样吃饭像个疯子,于是她的行为举止受到了Elinor的称赞,并且借题发挥地批评Merida没有丝毫贵族女子的斯文举止。Merida被说得不高兴,狠狠地瞥看Rapunzle,她在Hogwarts可是看过Rapunzle恐怖的吃相,她可不想被母亲说要像这位斯文的Gothel小姐学习。










那天在木雕店发生的事Merida曾问过Rapunzle为什么看得懂那个魔法阵,Rapunzle说道是从某本书上看到过。至于是什么书,她反而不记得了,好像——是家里的书。Merida对那天那两人的魔法都感到很好奇,她们的魔力波动微弱得几乎感受不到,但却能施展高端的无杖魔法。这让人觉得很奇怪,她对那次Circe说的改变魔法的蛋糕也觉得相当地好奇,她计划着什么时候自己再去那边跑一趟——当然不带上Rapunzle,她对那里都开始有点心里抵触了。




于是她再次独自跑到了木雕店前。她本想着那里里火车站不远应该找到,但走了好一段都没发现那段人烟稀少的路,反而一直在繁华的商业街里转悠。最后她用跟踪魔咒才发现了一丝魔力,沿着那丝魔力才摩挲到那件木雕店。店面已经摆出了暂停营业的牌子,但Merida还是轻轻地推门而入。门上的小铃铛也被推动发出了声音。




她紧张得停下来,但看到屋内没有动静,就偷偷摸摸地踮脚进去。她深入屋内,却找不到里面的房间,整个屋子就只有摆放各类熊雕塑的大厅,上次误入的走廊和房间都消失不见了。Merida施展跟踪咒企图发现一丝魔法掩盖的痕迹,但却没有任何发现。整个房间好像消失了般,她也无法找出相关的魔法激活点,便放弃了。她转而走向那放着坩埚的一角,那边的桌子上放着几瓶魔药,她看到有一瓶写着业务介绍就把瓶内的液体倒了进去。




倒进去的液体在坩埚里冒了几个跑,就冒出了一股紫色的烟,烟中还有Cirece模糊的头像,还发出尖锐的声音。




“本店业务主要是熊木雕,还有魔咒的贩卖,如果还需要其他服务请倒入三号魔药。”




Merida按照她说的做了,这次又冒出了粉红色的烟,




“本店很乐意为你解忧,如果你有什么困难疑问请说出来,本魔药的人工功能会自动为你筛选你需要的东西。”




Merida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自己的问题她能不能解答,但还是说了出来。






“我需要知道,你魔法的秘密——”










而后烟雾突然就消失了,Merida以为这是一种保护机制,但一个声音从坩埚里传出来。不是店主Cirece的声音,而是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还带着几丝庄重沉稳。










“自古时期,拥有魔力的恶人被分为两派,一派是以梅林为首的巫师,一派是以迦加门农为首的魔法师。两者一开始和平相处,但后来随着魔法器具的兴起,梅林一派巫师发展兴隆,但迦加门一派由于魔法体制的根本不同,逐渐走向衰落。”




“魔法师没有咒语,全凭靠自己的魔力属性和魔力控制。巫师有魔杖作为导引加上魔咒的限制,每一个魔法输出的魔力都已经被精确地定下来,故魔力的控制比较稳定。拿到魔杖后的巫师几乎就没什么魔力的暴动。




但魔法师不同,他们没有魔杖引导,身体里的魔力都靠自己来控制输出。他们每次施法都要注意输出魔力的量,控制魔力都很精准。但因此她魔力更容易暴动,身体素质也因此比较强。通常随着年龄魔力暴动就越厉害,不懂得掌控的魔法师几乎活不下来。因为这种魔力体系,使得它后代极少。这种魔力体质会不会随着与外界联婚而稀释魔法基因这一点还未有定论。”






而后坩埚一直没有了声息,Merida等了好久才确认到它解说完毕了。她听完后颇为吃惊,无论是家族的教育还是Hogwarts,都没有说过有另外一系魔法师的存在。这样听起来这些群体的个体力量颇为强大,但又因为强大而后嗣稀少,整体来说又不是能够威胁巫师的存在。






这类魔法师应该会被像珍惜危险动物那样保护起来,但魔法界却隐藏了这一系人的存在。而这些人,也只是像Cirece那样低调地做着买卖生意没有在魔法界大出风头。这种情况有点不对劲,就像——就像当初两者打过仗,然后一边差点被灭族,但残存的遗民在敌国里苟且偷生。






这简直就像巫师和麻瓜之间的情势。








而且这一次,巫师是那边个体弱小的“麻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评论(4)
热度(1)

© Jane.Fre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