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YK

十五










“八月的炎热决定着一月的大雪。”






七月中旬,当最后一科的考试考完,所有的学生都迫不及待地要登上归家之旅,但他们还要等上一个星期,才能拿着成绩单回去。Hiccup和Rapunzle依旧没得空闲,他们换成每人半天班制,好一边坐镇医疗室一边照顾Toothless。在完全放假之前他们得每天坐在医疗室,预备着那些因兴奋过度的Gryffindor上窜下窜弄成一身伤。无论在哪里,作为一名医生,都要有接受全天无休的觉悟。




Merida虽然早在考试上已经帮学生改好了成绩,但她必须要对付着家乡里母亲对她的归家催促。从上一封信件来看,似乎又给她物色到了一个贵族男子。她母亲说这是为了家族的利益的联婚,但Merida是个极有反抗意识的女子,一直与母亲做着这样那样的斗争。她想念着家里的父亲母亲,但更厌恶被母亲在耳边的唠叨和为自己而设的贵族女子必遵的规则。所以她一直呆着Hogwarts里,迟迟不愿归家。




自从上次听到Jack的过去,Hiccup觉得之前不明朗的事件一下子清晰起来。果然Jack就是所谓的真相。他的消息很明确地指出一点,黑暗之王Pitch就是当年放出蛇怪的人,虽然在此之前只是普通的学生一名。但从Jack的口述中得知Pitch当年还是位优等生,成绩很拔尖,懂得很多魔法知识。但Pitch的性格发生了如此大的转变不仅是简单的逆反期,按照Jack的说法,那根本不是Pitch的原本模样,他好像被什么东西俯身了。




Hiccup觉得这值得思考,因为North也曾说过那事件他们怀疑有幕后指使人,而现在来看,所谓的指使人还很可能不是人类。这一点有点让人毛骨悚然。他查过相关的书籍,但关于灵魂附着的却少之又少。而且他不清楚,究竟是人为地附着,还是那灵魂自主地附着,这两点的模糊让调查很难进行。




假期将至, Rapunzle倒是像学生一样一直唠叨着假期,她甚至弄了个小魔法,用来做倒计时用。在这几天她一直整理着东西,时不时还跑到Hogsmeade那里买纪念品。Hiccup之前就了解过Rapunzle和她母亲关系很好,但——她的母亲依赖她好像有点过头。他还记得Rapunzle笑称当年离开家里来英国上学时,她母亲拼命地把送信的猫头鹰都抓起来,还慌称在外的世界很危险。但最后还是被Toothina教授请出了家门,最终 Rapunzle才得到魔法教育。




Rapunzle很爱着她的母亲,几乎每个礼拜都写信,——在她毕业了成为了Hogwarts的医疗室医师之后,还保留着这样的习惯。一开始Hiccup觉得很羡慕,毕竟他是年幼开始就没了母亲,也很渴望母爱。但在后来,他看到Rapunzle总用特殊的魔药保存自己的发丝然后寄回家,觉得有点不对劲。这一点怎么想也不可能用母爱可以解释清楚。


这……简直有变态的嫌疑啊。




但这是别人家的私事,他也不好多管。








他家里的父亲,可是为了族里的大事小事忙里忙外,连他什么时候毕业当了医师也记不清。因为他上次圣诞节就回去了一趟,结果被Stoick问到自己读着几年级。他顿时欲哭无泪,真的,他的粗心父亲连他什么时候毕业了也不记得。他上次带回家的医疗用具,Afstrid回信答道没人知道哪鬼东西怎么用,然后都堆仓库了。他深深地觉得无力,感觉自己选医治人简直是个错误的想法,要向治人还得从他们的思想治起。




但Hiccup没有回Berk的打算,即使在心底里心痛自己花费很多心血的仪器会被Gobber 当成废铁融掉来铸造武器。他的Toothless还在这里,不能没人管。他不相信Haiger会好好照顾他,虽然他很爱龙,但决对不是正确的爱法。而且他也不可能把Toothless带回家去,那里是一个屠龙圣地他带回去简直是在作死。




于是在几天后,Hiccup送走了提着大包小包的Rapunzle。和Merida留在Hogwarts的几天里被她频频地拉去Hogsmeade喝黄油啤酒,终于连喝了三天之后,Merida被一封来自她母亲的咆哮信带走了,一时间Hiccup难得耳根清净。




接下来的日子他过得一点也不无聊,因为在禁林中的Jack总是变着花样来捉弄他,他实在后悔当初没有买搭上归家旅途的火车票,实在不行就偷偷地骑着扫帚或者Toothless回去,但这一切只是玩笑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评论
热度(1)

© Jane.Fre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