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华梗|段子集|不定期更

段子


纤细苍白的手指触碰到了黑色的马克杯手指碰到的地方蔓延着白色的冰霜本应被杯内温度融化的冰霜却好似有生命力一般一直延伸着复杂华丽的霜花绕着杯身而动直至里面的热咖啡不再冒出腾腾热气

“WOW!”

在一旁的Hiccup看得眼睛都直了他瞪大祖母绿的双眼嘴巴惊讶得张开里面的咖啡眼见就要流出——

“Oh!”他赶忙擦拭着嘴巴因为自己的失礼而不好意思地向Jack笑笑

“你怎么做到的?……手指一碰就……变成霜花?”

单手拿起咖啡的Jack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在他惊奇的目光下喝下已经变冷的咖啡

他第一次听见别人夸奖他他从来只会听到别人骂他是怪物

 

 

“Jesus!!是谁让房东进厨房的!!Jack你别进来这里很大火!!快去报警!!”Hiccup说着把外套脱下来盖在了头上然后正要闯进去救人——

突然一只苍白冰冷的手抓住了他的肩膀

然后他感觉到鼻尖有冰凉的东西他眨了眨眼发现停在鼻尖的竟然是一片雪花他抬头发现室内不知什么时候飘起了雪花还吹着一股凌冽的寒风寒风呼啸着吞噬着高扬的火焰大量的雪在室内降落盖灭了火源由于高温很多雪都直接被升华为水汽一时间室内烟雾缭绕看不清内部

然后Hiccup听到房东发出的求救声

——谢天谢地没有闹出人命!

Hiccup转过头去然后发现Jack的手一直悬在了半空他的指间还不停地呼啸着寒风和冰雪

“WOW!原来你还能在室内降雪!太神奇了!!It`s REALLYAMAZING!!”Hiccup兴奋的双眼发光

Jack收回手重新带上平时避免冻伤人的手套

“It`s nothing.”

 

 

“我警告你最好离Frost远一点”

“你是他什么人?”

“……一位……敌人。”眼前的男人身着黑色西装身材挺拔刀削般的脸型黑色的头发用发泥抓起露出光洁的额头他优雅地用手一挥一丝黑沙从他指间流出

“……我想你在他身边这么久了看到这些小把戏应该不敢到惊讶吧”他咧开刀一般尖锐的笑容尖牙被完全暴露出来好似骇人的鲨鱼

“我不会离开Jack的”

“噢是什么让你保持这份忠诚嗯?见面才不过三天?你们就同居了?是不是一个礼拜后你就告诉我你们结婚了?”

“I am notGAY!!!”Hiccup愤怒地喊着 

 

 

“你是一位医生曾经在阿富汗当过军医……”

“——Um?Interesting,go on….”

“你的左腿是义肢但你站得很稳走路也非常顺畅甚至还能跑从外表看根本看不出你的左腿是被截肢过——说明你至少带着它有5年了普通一个带义肢的人能够满足走路已经满足了但你的还能够跑得很快说明你很有军人的自我要求  ”

“——这个义肢做的非常完美你穿上裤子没人知道你是个残疾但你不是木匠所以你家族就是做木匠生意但是你因为对父亲的叛逆而选择了做军人”

“我敢打赌肯定是Afstrid告诉你的你才见了我一面不可能知道——”

白发男子轻笑了一下他低沉的笑声有点迷人

“的确是有人告诉我——是风风告诉我的”

说罢他指了指自己的耳朵

这个人是疯了吗?Hiccup这样想到

 

 

“Frost先生?今天晚上……你……?”

“Um?Elsa你今天换了个颜色的口红?”Jack脱下了橡胶手套低头看到Elsa的脸

“Er?……Oh,我……我想换个心情”女子尴尬地梳理着香槟色的发辫看起来好像有丝期待

“Oh……Never Mind 帮我泡一杯热咖啡无糖无奶送到楼上我还要看资料”

“……Ok……”

黑色马克杯里装着热气腾腾的咖啡 Jack打算接过转头间发现Elsa涂的口红抹掉了

“——你的嘴唇?”

“Oh……我抹掉了 It doesn`t work. 它不太适合我的肤色”

 

 

“你介意室内太低温吗?”

“Sorry?——What?”

“只要我在屋里室内的温度就比较低你不介意吧?”

这个人是将他自己的冰冷气氛制造者吗?Hiccup这么想着

“Just OK.只要不太冷……”

“有时候我会一连几天夜不归宿有时候又会宅在公寓很久都不出门——你介意吗?我认为未来的室友非常有必要在一开始就互相坦诚”

“What?Asitrid你上午跟他说过室友的事了吗?”

但是一旁的金发女子只是无奈地耸肩摇头

 

 

狭窄的单人间里床上简单整齐的被单棉被昭示了主人的整洁床的另一端是一张桌子上面干净空无一物但是上头有一个书架里面摆满凌乱的书籍

Hiccup坐在床上很久他脱下左脚的鞋露出了木质的义肢不同于其他的残疾人他一回到家并没有第一时间就卸掉义肢相反地他觉得带着它才有安全感让他感受到自己还是一个健全人

他突然站起来从书桌的抽屉里拿出一把枪他思考了很久把里面仅有的一颗子弹卸了下来

外面没有雨但是他感到截肢的部位有点发痛

但是他没有理会桌面上的止痛药已经落满了灰

 

 

 











































part1


伦敦街区的街头往常都是灯火通明,不会像现在这样整条街区都暗得不见五指。



现在Hiccup就处于伸手不见五指的状态,他不知道街上的灯什么时候无声无息地灭了,他也不知道从何时空中弥漫着一阵灰茫茫的黑雾。



他看到阴影处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着,黑色的阴影从幽黑的小巷探出手来,蔓延在街道边的房屋上。他们好似蛇一样灵活,好似雾一样隐隐绰绰,他们诡异地伸着黑爪,好似在索取着什么往Hiccup这边蔓延着。Hiccup甚至在浓雾中好像听到了喃喃低语,他们叫着喊着哭着笑着,像刀子那样撕开他的鼓膜,像刺针那样刺入脑叶。他感觉到胸膛的心脏砰砰直跳,四周一片漆黑,没有一丝亮光,甚至连月光,也被黑色浓雾隔绝了身影。



他看不到一丝光,也感受不到任何温度。



黑夜和寒冷吞噬他的感知。——恐惧,在心底慢慢升腾,抓住了他的心脏,也慢慢地凝结着他的心跳。



他想起了战场上的永不绝息的绝望,永远昏暗的沙场,永远不绝的呐喊,永远连绵的……对生的诉求。但他作为军医,唯一能做的,只是亲手结束那些挚亲的战友的生命。听他们在他的刀下惨叫,听他们在病痛中对生的渴求,听他们在生不如死的痛苦中苦求死亡。他们都死了,但他却还活着。



他凭什么还活着,他断送了战友们的生命,却被扔在尘世苟存。


所以,活着成了他永世的枷锁。



突如其来的一阵寒冷让他打了一个冷战,他突然清醒过来,从那绝望恐惧的情感潮水中伸出头来。他大口喘着气,渴求着每一丝氧气,喉咙好似之前一直被人掐那样窒息。在他不知觉的情况下,衣服早被冷汗打湿了,身体在自己极力的控制下还是微微颤抖。



Weird——Hiccup这样想着,他试图通过大口呼吸来平复胸膛中的心跳,——It`s really weird。他不是未曾试过陷入这样的绝望,但——至少不会在莫名的黑暗街道上迷失了自己的情感。他开始拔腿就跑,往前方的十字路口跑着,试图逃离这个诡异的街区。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他感到身体逐渐开始疲乏,肺部的气也开始出现了短缺。若是平时,按照他跑步的步伐恐怕已经跑过了5,6个街区,但现今——他始终没有看到有岔路,前方的十字路口始终遥遥可及。



最后他因为体力不足停了下来,他双手撑着膝盖,努力平息着紊乱的气息。四周还是一片昏暗,所有的店铺都关上了门,破旧的街灯没有亮起,高耸的房屋发出吱呀的声音。而在街道上一直像蛇一样游动的黑影,逐渐聚集了起来,在地面上聚成一团黑色的不明物。随着黑沙的不断堆积,黑色团块开始有了形态,最后……它化成了一匹马。——它倏然睁大了双眼,露出了在黑夜里闪着亮光的金色瞳眸。



黑马转身向前走了几步,而后停下了脚步,回望着Hiccup。它似乎在引导着Hiccup向前去,而Hiccup自己也不自觉地向前跟去——或许是处于对难以走出死路的恐惧,总而言之,他就跟了上去,丝毫没有思考这黑马出现的不可思议。——再说,他今晚遇到的事已经够不可思议的了。



黑马带领他离开了这个诡异的街区,他跟着黑马的身后,神奇地看到自己处于一片空旷的工厂内,之前的街区背景一下子消失得毫无影踪,就好似他之前遇到的一切都是幻觉。



工厂内光线昏暗,但月光能够透过破碎的窗户射进来,让Hiccup不至于看不清四周。前方的黑马突然化成了黑沙,在无风的状态下自主地飘动,回旋。而后,黑沙又开始化成一团黑影,最后化成一个人形。



眼前的黑沙变成了一位男子,他穿着修身的黑西装,身形修长,黑色的发丝用发蜡随意地抓起,露出光洁的额头,他的脸如刀面一般平削,脸色如死尸一般惨白,双眼深邃,眼眸和之前的黑马一样,是能够灼穿黑暗的金色。



“你是谁?”Hiccup警惕地往后退了两步,他感觉到眼前的男人发出危险气息。



“你不必知道我是谁,今天我带你来这里的目的就是——Give you a warning。”男子手上凝出一缕黑沙,最后化成一张绮丽的皇椅。“你跑了那么久,左脚肯定很疼,坐下吧。”



Hiccup皱眉,虽然他感到左脚截肢的部位火辣辣地发疼,“I don`t want to sit down.你带我来这究竟要干什么。”



“你跟着黑沙过来并没有我想象中害怕……不过也难怪,你遇到Frostbite之后也不会对这些小把戏感到奇怪了吧。”他让黑沙划过手背,黑沙在他的比划下在空中扭转出瑰丽的花纹。



“我是个军人,至少在未知事物面前还能保持镇定。”



“噢,I see。”他特别的伦敦腔听起来有特别的味道。“但没有人能够抵挡住自己内心深处的黑暗面。”



“你究竟是谁,和Jack有什么关系。”



“一位死敌,但我想和你没什么关系。——我劝你还是离Frost远一点。我想肯定有人警告过你了,he is dangerous.”



“Thanks,不过我会自己判断究竟是留下还是离开。再说,你我之前素未谋面,我凭什么要听从你的话?”



“那——不知道是什么让你对不过第一天见面的Frost保持这份忠诚,嗯?见面才不过一天?你们就同居了?是不是一个礼拜后你就告诉我你们结婚了。”男子轻笑起来,修长的手指捂住自己的嘴唇,“在我看来,你并不是一个善于交际的人。”



“Sorry,What?”Hiccup的左手下意识地握拳,“Oh,Please!I am not gay!”



“Humm……May be not.”男子咧开嘴露出里面如鲨鱼般锋利的尖牙。“如果你执意要呆在Frost身边,你就要对未来发生任何危险到生命的事做好准备。不过……”他意味深长地看着Hiccup的左手,“我想你应该很怀念那种刺激的感觉。你的心理医师错了,你的左手并不是因为你摆脱不了过去的服役的记忆。On the opposite,你相当怀念这种刺激的日子。”男子最后一次向他笑,而后全身包括他坐着的椅子开始化成黑沙飘散在空中,他的声音仍在空旷的四周回荡着。




“不久的将来,我们还会再次见面。”

 


评论(1)
热度(8)

© Jane.Fre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