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ruth you know|中篇|The Big Four&HP梗




“愿你保存探索的心,寻找世上的迷。”




Rapunzle百无聊赖地靠在椅子上翻开着医疗书刊,准确地是麻瓜的医疗书刊。虽然魔法界也有,但是总喜欢故作玄虚地玩弄晦涩的文字,明明同样用的是英语却让人理解不能。相反的,麻瓜的书就好懂一些,这当然归功于她是麻瓜出生所以更能接受麻瓜知识。




她时不时写写画画,做着任何一个巫师都看不懂的笔记——当然Hiccup绝对是懂的,毕竟两人都有丰富的麻瓜医疗知识。看了半天,她搁下手中的圆珠笔,虽然有自动羽毛笔可用但她觉得那样就失去了做笔记的意义。她揉了揉有点干涩的眼睛,发现同事Hiccup早就不见了踪影。




今天的医疗室很安静,没有任何一个调皮的Giffendor入院,也没有一个黑魔法防御课教授来进行惯例骚扰。如果是平时Rapunzle会享受鸡飞狗跳的医疗室难得的安静,但今天似乎太安静了,尽情享受完安静的阅读后,她觉得有点闷。




医疗室的空气常年飘带着魔药的诡异气味,比起这个Rapunzle更想闻到那股麻瓜医院里特有的酒精和消毒药水味,至少不会让人作呕。但是经过常年的熏染她早就习惯了这股味道,甚至觉得这味道有股特别的魅力,特别是现在,安静的下午,让她烦躁的心感到一丝安抚。




突然室外有一声巨响,似乎是禁林的那个方向传来。那里住着黑暗料理大厨Haiger,所以有什么声响大家都习惯了。最多觉得禁林上空漂浮的黑烟有点诡异。




紧接着砰一声,医疗室的门被粗鲁地打开。现在Rapunzle一点也不担忧这个安静的下午被无聊折磨了,一点也不。梅林的,为什么她刚才在抱怨太安静?现在想安静也不能静下来了。


“噢!下午好啊Rapunzle!”一头红乱发挤进了视线,炯炯有神的蓝眼睛有活力地望着她,把手里的苹果塞到了Rapunzle的手中。




“……噢,谢了。”Rapunzle咬了一口苹果,清脆的声音跟着下颌骨震动传出,她感到一阵爽快。对方随意地坐在了Hiccup的工作椅上,不时地摆弄上面的小玩意,另一只手不停地往自己口里塞苹果。


“嘿!今天一天我都没课!要不要下午一起去打猎?”红发Merida不停地玩弄着前额一撮头发,“我敢打赌这次不会被Haiger捉到!不过就算捉到了也没什么啦——”换了只手拿苹果,她又咬下了一口,两边的腮帮子鼓了起来,“唔——禁林——湖……”她三作两口地吞下了苹果,随手摸了一把嘴。“我敢保证在禁林深处肯定有很多好玩的!那个万年不化的湖——”




“Merida——”Rapunzle吞下口中咀嚼过的苹果,“我不像你,医疗室还得有人看守呢。要是又有像你弟弟那样的Giffendor受伤了,又没有在医疗室,耽误了治疗谁负责。”金发女子拨开垂在耳边的发丝,“Hiccup也不在,不知道去哪捣弄他的机械。我可宁愿呆在这里画画打发时间,要被人发现翘班了可要扣工资了——”




Merida一眼怀疑地望着Rapunzle,似乎通过了眼神来告诉Rapunzle上次是谁出去打个猎兴奋得在禁林里四处转悠,结果迷路进入了蜘蛛窝的那回事。她一点也不相信Rapunzle会乖乖地呆在这。




“噢,以梅林的名义!我这次不会再被你蛊惑了!上次因为这样我就被扣了工资了!我可不像你啊,贵族大小姐。”




Merida半垂着眼,无奈地摇头甩开手,似乎打消了打猎的念头,转而继续捣弄着工作台上的玩意,一点也不害怕弄坏Hiccup的东西。不过自从上次搞坏了一部放射机后,Merida的魔力暴动了一天,她就再也不敢捣弄那些高科技的机械了。




但消停的Merida没有打算连嘴巴都消停下来,一个下午下来,她吃了一堆点心,和Rapunzle胡扯了一个下午。两人一直扯到了饭点才停下来,到那个时候他们才在大堂里发现失踪了一天的Hiccup。




Hiccup的脸上都挂了彩,很难想像他一整天去折腾了什么,然后两人发现平时饭量很小的Hiccup竟然拿了一大堆食物,悄悄用空间袋装了起来然后离开了大堂。Rapunzle和Merida互相对视了一眼,脸上挂不住好奇,一并跟了出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评论
热度(6)

© Jane.Fre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