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题挑战|练笔

我将为你送葬

 


Darkness,the first thing I`d remembered.

醒来时是一片黑暗   完全漆黑的一片   纯净的没有任何杂质的纯黑

疑惑   大脑浮现的第一个词

于是身体开始不安地挪动    手臂碰到的硬物质感    告诉自己处于一个极其狭窄的空间   头不自觉地抬起    却撞上了什么东西   一时间镇痛席卷大脑   耳边嗡嗡作响

这镇痛反倒让我完全清醒了过来   大脑慢慢开始了运转   整理着思绪    回忆之前发生过的事

记忆碎片从大脑掠过    我隐约看到了一片蓝和白

 


I failed to rememed everthing besides bule   and white.

我沉浸在记忆里很久   却没有丝毫记忆是与眼前相关    我不记得我被任何人绑架了   也不记得什么时候失去的意识    醒来之后的这段记忆   仿佛像是梦境     仿佛那些虎头蛇尾的梦

我费力地想推开我面前的硬板却纹丝未动    但手上的质感告诉我面前的板是木质板    那光滑的表面抚摸着我的手掌    我开始思考着自己所在之处

很可能是木柜或者衣柜    但这里狭窄得只能容下一人   衣柜可没这么狭窄    于是立即被排除了    但如果是木柜     是什么样的木柜可以装下一个成年男子?

一个念头忽闪而过    霎时间尖锐的寒冷卷上我的脊椎

能够容纳一个人的木柜    就只有棺材了

大脑瞬时变得木讷  空白    唯一残存的又是一片蓝和白

是蓝天吗我最后一次——所见的外界?

 



You are a demon from hell.You smiledsharply.You cried out,said no.

你尖叫着   双手捂住耳朵   不想听进任何话语   你哭泣着   透明的泪水肆意横过你脸颊   你通红着双眼   红色的阴翳下蓝色的眼眸似风暴一样暴动

Stop it!Stop it!!你绝望地叫喊着   撕扯着自己的头发    白色的发丝飘落   粘在了你染遍鲜血的蓝色帽衫上    你疯狂你绝望你失声你痛苦    你哽噎住了    就连呼吸也哽噎在胸膛里    好似要爆炸一般    你的视线落在了我身上    又一滴晶莹的眼泪划下你的脸颊

 



I wanna forget everything,I wanna heal  everthing.But I can`t , `cause I derserve these.

我只记得一阵剧痛   视野就忽地切换过来

噢上帝  我眼前的………是什么?

我无法接受着眼前的一切   失去了理智   疯狂地撕扯着自己的身躯   我做了些什么?我记不清   我只记得眼前一片鲜红  一片火海   好似一片地狱

地上的尸体残忍地将我大脑撕开    将事实强塞进去    是Hiccup    地上躺着的是Hiccup   为什么他身体都是血? 为什么他的瞳孔失去了光泽?为什么他全身上下没有全肤?为什么他没有了左腿?为什么……他最后的表情是在微笑?

我低头看到了自己的手   凝固的血液上沾满了白色的毛发    糟糕成一团

我感到脸颊湿了  但红色的手抹掉的还是红色的印记   我不清楚自己是流血了还是哭了    发红的眼眶早没了知觉    疯狂的大脑早就没了波动    哭泣吗?我还能够哭泣吗?我有资格哭泣吗?

上帝啊!

我抬头最后一次望向Hiccup

我还有资格哭泣吗?

啊啊我是恶魔啊!我杀了我爱人!

 


Then I saw the moon.It was so big,and it wasso bright.Seemed,chase the darkness away.

But it didin`t.

 

昏暗的月色投影在他单薄的身躯   也投影在扭曲怪异地枯枝上   然后洒下点点光斑   在诡谲的大地上显得隐隐绰绰    好似白虫腐蚀着心窝

少年弯腰挖着泥土  常年被冻僵的硬土好似岩石   他往往要用力地往下戳几下   地上才有一道浅浅的坑    但他仍不停止   他动作笨拙   行动缓慢   好似举起斧铲头就用尽了他全身的精力    但他没有停止 

他动作没有因为体力的消耗变得更加缓慢    一直保持着同一个频率挥动着铲子   用力地下戳   用脚踩踏   再把泥土带出来    黑色的泥土带着潮湿的气味 被翻动的泥土之间有白虫蠕动   好似知道这里将会下葬尸体  而在一旁等待着大餐

少年的动作还是那么地坚定他挥汗如雨苍白的脸上被透明的汗水浸透但他面无表情好似不被汗液困扰着他只是抿着唇压低着眉头死死盯着那逐渐变大的土坑

在他边上是一口黑色的木棺材   没有多余的装饰   只有古典的花纹纹在了棺材的边缘   银色的纹路在黑木之下显得更加灼目

月光想温柔地照在他身上   但投射的是冷冽的光   它没有驱逐黑暗    反倒加深了寒冷

 



Finally,I realized that I was dead,died by……

白色的乱发  蓝色的瞳眸  直挺但微翘的鼻子  苍白的肌肤  昕长的身影   藏蓝色的帽衫  修长的长腿

我逐渐拼凑出他的样子  我记忆中的蓝和白不是蓝天  而是他   是他的一头白发和永远深涵笑意的蓝眸

沉睡的记忆总算慢慢苏醒过来   濒死的经历一下子回播在脑海中   我似乎又回到了那片血红那片火海 那片地狱  身上死去的触感似乎又活了过来   鲜活地重现了当时的剧痛炽热 

我记得Jack  他红了眼   拼命着哭泣   他垂着头   拼命地扯着头发   我记得一片火红下他沾满鲜血   也沾满了绝望 

但是有什么不对   我拼命着回想    想把那一丝微妙的记忆捕捉起来 

恶魔地狱鲜红剧痛蓝……和白

一个个片段划过我脑海   轻挠着我神经   每当我似乎想到什么关键的东西   它就瞬间转逝   它令我抓狂   但心底却有个声音阻挠着我继续回想   大脑也是    大脑充斥着剧痛   尝试阻挠我继续去回忆

有什么……有什么被遗漏了被遗忘了一定有什么……

不知觉中我竟看到了光   看到了头顶的月亮   我疑惑着转头   却看到了一个墓碑

 

大脑突然一闪   又是一片火红   那片火红之下   翠绿的眼眸闪闪着发亮

 

 

Do you wanna a deed?

 

……Yes.

 

 

 

坑爹的说明

题目中的“我”是指恶魔    Hiccup与恶魔做了个交易    与Jack互换了灵魂  但代价是神志受到了恶魔的控制    在它的控制下将Jack杀了   Hiccup以为Jack就在自己的躯体里死了   发了狂   恶魔契约突然结束   他回到了躯体里    Jack回到了自己的躯体   看着眼前的一切  以为自己杀了Hic   他强忍着痛苦把Hic埋葬起来    而在泥土之下的hic变成灵魂醒过来    一开始不知道自己死亡    所以被困在了棺材里    后来记起了自己的死亡    然后才从棺材中升起到半空    他发现了自己的墓碑     记起来自己与恶魔的契约    其实他们俩谁也没杀了谁    是恶魔杀了他们之间的联系    从此两人阴阳相隔



总觉得好渣……【捂脸】


评论
热度(6)

© Jane.Fre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