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visible|Twisted Sky|The Shadows We Drown(下)

译者 @Ardervlla 浅眠



当North感到精疲力竭的时候,Pitch终于撤退了。最令他感到高兴的是Pitch失败了。因为他的恐惧刚刚尝试着想要吞噬一个孩子,可当战斗结束后,Pitch放弃了猎物,落荒而逃。

男孩周围没有一丝生气,他的发色如新雪般闪耀,肌肤则比头发还要白上几分,他的唇瓣被冻成了蓝色。而且当North触碰到他的皮肤,那种感觉就像在摸一块冰。他抱起男孩,他的年龄并不大,15,也可能是16岁。North把少年放在自己的怀里,试着用自己的体温来温暖他,让生机重新注入少年苍灰色的肌肤里。他还没有准备好失败呢。

慢慢的,男孩开始变得温暖,然后醒来。他的身材出奇的瘦弱,North只能让野生动物退去,男孩跳下North的大腿,远离了他几步,就这么盯着他,用他那像湖水般湛蓝色的眼睛。

突然,男孩的表情亮了一下,看起来就像圣诞树一样。他笑了,眼睛弯弯的:“你是北方的North。”

North也笑了,很久之前有人叫过他North,但是现在Senta成为了更受欢迎的称呼。男孩仍和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而且苍白的脸上有一个小小的淤青,肩上的兽皮披肩被撕得粉碎,残破地挂在肩头,尽管如此,他们两人还是一起笑了起来。

North微笑着对男孩说:“回去吧,孩子,你父母会担心的。”

笑意在男孩的眼中一点点褪去。他轻轻的皱了皱眉,哼了一声,然后翻了个白眼,“是啊,被冻的半僵的鱼儿们确实开始担心我了。”他语气中没有一丝玩笑的味道,虽然声音很轻。

男孩吃力的用疲惫而修长的四肢站起来,然后开始在草丛中寻找着什么。North开始用正确的方式来看待他,但是现在,当他久久的注视完男孩后,这才发现他不是一个孩子,而是一个树或是别的什么的灵魂。一个精灵。
North突然开始笑起来,还不停的用自己厚实的手掌拍打着男孩的肩膀。对方突然跳了起来,并在North的大力之下产生了紧张感,但他却没有马上跑开。男孩转过身来,透过如雪般银白色的留海看着North,“什么?”他问道,一边微微撅着嘴,还带着一个微笑。

“我从来不知道冬日精灵还能保护孩子,我要谢谢你。”

“我不是一个精灵。”他面无表情德回答道。突然看起来有点失望。

“哦,那你是什么?冬日的幽灵?”North知道,精灵和幽灵很讨厌被混起来。

“我是冬之神。不是冬日精灵,不是冬日幽灵。冬之神。”男孩用手来比划了一下这两个词之间的差别,“很大的差别。”

North已经停止了大笑,并把他的手从斗篷中挪开。他斜眼看着男孩。不,月中人不会做出这样的事,他不会挑选这么年轻的男孩····他会吗?“谁告诉你的?”

男孩耸了耸肩,转身回到了灌木丛之中继续搜寻,“月亮”他的语气就像在谈起自己的妈妈一样,“当然,他只告诉了我这些。”男孩恨恨的补充道。

该死。North退缩了。月中人警告过他不要站在冬精灵面前,他不只是一个男孩。“月亮。”他呼唤道。

男孩突然把手一挥。“我知道这很疯狂,我试图克服这个事实,每天两次。”男孩的笑容可以点亮整片天空,“但是,你是不是想要杀了我?”

North突然想起来Bunny给他的紧急通知中有关于自己的困难,“我必须去。”

男孩突然转过身,蓝色的眼中含着让North的脚步为止停止的恨意。“你要去Pitch那儿?”他问道。他再次转过身,在草丛中愈发疯狂的寻找,“只要给我几分钟我就能找到我的法杖。我可以帮助你。”

North已经爬上了他的雪橇,“对不起,但当务之急是跟着Pitch。我们会再次见面的,冬精灵。”North重重的甩了一下缰绳,驯鹿开始迈动步子,试图忽略接下来将会来到男孩身上的垂头丧气。
-Fin-





评论(1)
热度(3)

© Jane.Fre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