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cience of the Magic|Invisible|Twsited Skys

The Science of the Magic

论魔法的科学性


“这段时间时间你相当安静啊。”Jack轻柔提醒到。Jamie抬头望着Sammy[注1]和Nikki[注2]在花园里玩耍,“只是在想点东西。”


“在想什么?”


男子望着自己左边的冬日精灵,直至此时此刻才意识到Jack如此地瘦小。他们都坐在走廊的摇椅上。Jack用法杖撑地,让两人都摇晃起来,不过Jack的腿悬在半空里晃动。


“你。”

Jamie简略答道,研究着他的老朋友。


Jack的脸上浮现出难以琢磨的表情,


“为什么是我?”


“我思考着一些在孩提时期从未弄懂的事。”


“嗯哼?譬如?”


“唔……魔法。它是一门我至今也弄不懂的科学。所以我只是尝试从中推敲出你究竟是什么。”


Jack的视线从他身上移开,转向那几个孩子和狗,他沉默良久,以至于Jamie不确定他是否打算回答他问题。


“可能——我只是一团幻像。”他最终平静地答道。


“什——么?”


Jack突然又振作起来,看上去还有点小兴奋。“好好想想!或许我只是团幻像,所有孩子因为大脑里的某种物质而拥有看见我的能力——一些化学性和科学解释得通的物质。”


Jamie大笑,“如果你是幻像,那么为何每个孩童看到的你的形象都是相同的?难道不应该对于不同人呈现不同的形象吗?”


“对啊!要不然我是什么?我每次都会被人类描述为白发蓝眸的样子。如果每个人都告诉孩子,我有着棕色发色和眼瞳,那么我在他们眼中看起来就是那样。”


“如果是,那为什么和我最后一次见到的你相比,你有了变化?现在你有了新的打扮。”Jamie问道,指了指覆在椅子背部的雪白斗篷和Jack身上的旧衬衣。


“衬衣是之前那件,但带帽衫被弄烂了。”他答道,“你早就长大了,Jamie。你想到的那些让我改变的东西并没有延伸下去的意义。”


“但我至今才知道你在帽衫下面套着衬衣。”


“准确来说,不是最开始的那件。但也是由我死后一直穿的那件制造出来的。”


“那又是你的幻像说的另一个漏洞。你有知觉,有感知能力,还有自己的背后故事,你曾有过生活,有过自己的个性。那些东西不可能穿你而行,它们还在你身上得以体现。所以你不是幻像。”


Jack沉思片刻,“听说过Tulpai吗?”


“什么?那是啥?”


“他们就像睨想之友,除了有时人们因为长大而看不见他们,他们像我们一样真实。但他们的存在只拘束在一人内。我猜你是对的。但我又能是什么?”


“我不知道。我猜你可能是外星人?或者是一个只有孩童才能感知的星球上的高智慧生物?但又怎样解释气候季节?你可以影响它。”


“那也可以归咎于幻像。”


“为什么你——老在企图否定自己的存在呢?”


“我没有。——我只是在思考罢了。”


“好,那要怎么解释你不为人见的那段时光?一个不为人见的幻像有什么存在意义?”


Jamie几乎要咽下喷涌而出的话。对于人类来说,16年已经很漫长了。但对于Jack来说,这和他三百多年的经历相比不过弹指一挥间。Jack皱起了眉头,抬头望向远处的地平线,眼眸变得深沉。西边风起云涌,晚霞直穿银云。Jack又沉默了许久。


“抱歉,无意冒犯。”


“没事,Jamie。过去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该死的东西,为了什么而活。”Jamie从未听过Jack爆粗,所以这让他有点吃惊。


“但你现在已经找到了自己存在的意义。”


“是啊。但一直孤身一人还是很痛苦。”他噤声。两人都平望着地平线。


Jamie偶尔会忘记Jack比他年长。那是当然——他看上去就是个孩子。但他有着比Jamie想象中更多的人生阅历。


“那是什么感受?”


“唔?”


“活得那么久,是什么感受?看着世界的变迁,又是什么感受?”


Jack似乎陷入沉思,细细咀嚼这个问题。“我猜——应该是悲伤,而又高兴。我很难爱上人类或者和他们交友,因为他们总会长大变老。”他转头过来,脸上露出悲伤的微笑,轻推着Jamie的肩。


“他们不再相信你——”


“……抱歉。”


“不是你的错。反而那时我应该在场去保护你,但我却没有——”


“他们只是地痞而已。他们接触我时我应该感到羞耻——”


“我应当在场去保护你。”


“你多虑了……”


Jack对这样的说法大笑起来,“你说的是企图找出我存在秘密的人吧——”


天已黑,夜幕已临,寒流随之而来。


“——我要去做晚饭了。”Jamie最终打破沉默,“你要留下吗?我做了炖汤。”


“不了,我不太习惯吃东西。”


Jamie瞥了他一眼,但Jack却挥手向他道别。他从长椅飘起,像雪花般轻盈地落在木凳上,拎起座背的衣领,把它披上肩——一切动作都行云流水。他扣上纽扣,把兜帽拉过头顶,“总之,我得走了。我要去确认冻湖的冰面是否坚硬如岩,我不想再让别人掉进去了。”


这难受的话题给Jamie的口腔留下一丝苦涩。他站起来,然后把男孩拥进了自己的怀里。Jack表现得像Jamie第一次拥抱他那样不自在地扭动,但很快放松下来,回拥着Jamie。


Jamie放开了Jack,两人互相对视良久,一时间竟无语凝噎。


“那么……下次你做Pizza的话,我可能会来。但我真的不能喝汤。”


Jamie觉得之前的主意蠢透了。人们喝汤是为了取暖,而Jack是寒冷的化身,从逻辑上来推,他应该偏好冷食。男子笑了,“当然好,叫我一声就成。”


Jack得意地笑了,“过几天我带你去Santoff Claussen那里,让小精灵为你做一顿美味的晚饭,保证你吃完了就不想离开。”


“我有想过那里应该有防止人们误入魔境的法则。”Jamie回道,回想起之前那个像是千百年前进行的话题。


Jack的笑容变得有点小邪恶,“有对孩童定下的法则,但是没有一个是针对成人的。”没有等Jamie明确回复,一阵冷风冲过Jamie身旁,把Jack拔地卷起,拥入空中。男子看着冬日精灵消失在夜幕降临的夜色中,然后唤Sammy入屋吃饭。


 



——Fin


注1:Sammy是Jamie的儿子 

注2:大概是Sammy的玩伴


评论(3)
热度(3)

© Jane.Fre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