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n he was still like a human|Hurt

Jack是冬日幽灵。他不需要食物,甚至不需要睡眠。


那是发生在他重生不久后的事,那时他仍保留着作为人类的习惯,会感到饥饿,会感到困乏。他会顺走商店里的食物,幸灾乐祸地看着不明真相的店主打骂他自以为偷食的伙计,他觉得这很有趣,但他不经常这么做,因为他残存的人类道德观告诉他偷窃是不对的。


那时,他仍像个人类。


在他刚重生不久的那个年代——那时他还没有控制好自身太过强大的冬日力量,经常引发大规模的降雪,人们都死于寒冷——或者饥荒。虽然寒冷不困扰他,但那时候饥饿还是会折磨他神经。


那些年发生了太多饥荒,人类到了易子换食的地步,Jack不可能从人类那里偷点什么,也不可能打猎——他甚至连火也不能够使用。饥饿搅动着他的肠胃,榨取着他血液里的能量,他终日疲乏无力,昏昏欲睡。


有一次,饥饿的疼痛让他晕了过去,那时他没有力量去飞,直直地跌落在悬崖之下。待他醒来后,他发现饥饿感远离而去,身体的疲乏无力也随之消退,身体似乎忘记了饥饿,忘记了进食。


饥饿感的消失,伴随而来的是对食物的厌恶,无论他看到多漂亮的食物,他的胃都会下意识地翻滚,似乎有胃酸混着血液涌上喉咙,但什么也没有吐出来——因为他的胃空空如也。


Jack Frost已经不需要食物。


那些年,Jack还保留着睡眠的习惯,因为白天无法为人感知的痛苦,他往往会逃避到睡眠当中去。


那时候Jack还没有梦境,因为他没有记忆。


他的睡眠是一片空白,死寂,沉默。


他的梦境不存在,他也不存在于世。每次他醒来,那巨大的空虚感都让他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存在——没有人能感知他,连记忆也装载不下他的存在。


他开始发狂,太过强大的冬日力量再无法在他瘦小的身躯里安眠。每每使用冰雪,那股力量就在他体内蠢蠢欲动,他控制不住自己情绪,控制不了那股力量,于是它奔涌而出。


那些年他因失控而杀了很多人,他只能做的只是在心里默默悼念那些因此冻死的人,那时候——他开始恨自己,恨自己的力量,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于是,他便有了梦境。


梦境里,死去的人们顶着苍白的脸,深凹下去的轮廓勾勒着饥饿的模样,他们挪移着僵硬的肢体向他蹒跚走来,


[——好冷啊][我不想死!][为什么?!][都是你的错!!]


然后这些鬼魂撕扯他的身体,撕咬着他肉体。他嘶喊,痛哭,求饶。他无法从这样的梦境里惊醒,每每当他看到那些人死寂的脸庞沾满了他的血迹,他感到即恐惧而又内疚。


是他害死了他们。都是他的错。


他无法惊醒,只能那些恐惧堆积过心脏,仿佛心脏被恐惧冻结——虽然Jack不知道他的心脏是否像人类那样跳动。


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醒来,每次从这样的梦魇里出来,他都恐惧着下一次的入眠。他拖着疲乏的身体游走于世,最后总会不知觉又掉入梦魇深渊。


他不敢入眠,他不敢祈求睡眠。


一开始是两天,后来是三天,四天。最长一次,他发现他一个星期都没合眼,他已逐渐习惯了清醒。他害怕着深眠。


熬过几百年的黑夜,他已经能够在漆黑里安眠。他不恐惧黑夜,只是恐惧着栖息在他睡眠里的那些幽灵。现在他有足够安定的情绪去控制好自己的力量,但他还是无法深眠。每次他只敢休憩十几分钟就强迫自己醒来,不敢深眠,不敢面对梦境,不敢面对那些因他而死的人们。


他变得越来越不像人类。


只因Jack Frost是个幽灵,无人感知无人触碰,时间穿他而去,记忆无法装载他。


他活着,却像死了。


——Fin


评论(2)
热度(8)

© Jane.Fre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