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ething Torn tobe Mended|Invisible|Twisted Skys

果然翻太长就暴露我的英语水准




Something Torn tobe Mended

缝纫碎片


每当North的雪橇消失于树顶,它发出的声音总会让任何一个孩子充满欢笑。但Jack不是孩子。他接近八十岁了,他足够年长去对抗Pitch。


他感谢这位俄罗斯巨汉的到来拯救了孩子们,长久以来,第一次,Jack终于与别人谈上话了——自从最后见到Pippa那天,那已经是近乎十年前的事了。他希望他可以发现为什么她给他的感觉是如此痛心地熟悉。她是世上第一个向他致辞的人,但这并不重要,他不止知道她总是每天看望他,不止这些,但他不记得那些是什么。


他叹气,把思绪拉回现今。他要找到法杖。Pitch抓过的肩膀隐隐作痛,他从幸免而逃的斗篷的裂缝里看到伤口。手抹上裂口,满是鲜血。


一瞬间他心脏在胸膛里停顿了,他盯着他的手。他从没看过自己的鲜血。他被枪击,被刺伤,从树上坠落,被野生动物撕咬,但从没看到过自己的血液。他不知道流血对于他说是可能的。每样物体都穿过他,他以为自己死了,或者变成别的什么。


但若是他流血了,那么他现在是以某种方式活着。他从未变过,从未变老。但仍活着。黑色的稠状物沾染着他的手指,证明着他是活着的。介于兴奋和恐惧之间的情感蔓延过他心脏。他还活着,这是个好消息。但若是他流血了,那是否意味着他会死亡?如果会,那又会怎样?他自黑暗和冰水中窒息而生,无法呼吸。死亡很痛苦吗?他死后会再次在冰雪中复活吗?如果不,那他的灵魂回去哪?天堂吗?


他摇了摇头。太过孤独的坏事就是你发现自己想得太多。或许有一天他会知道的。或许月亮会再次和他说话,然后把这告诉他。那一刻,无论如何他也不会不作声。


“法杖,Jack。”他自语道,“找你的法杖。”他转身,再次看到斗篷上的裂口。他要换一件外衣。他怀疑他是否可以把它给裁缝让他们去缝纫。那有趣的想法持续了三秒,直到他意识到此刻周围的森林太过寂静。


“我之前在做什么?”他问着左边的树。树没有回答,所以Jack替他回答。

“你让CherryValley下雪了。”他降低了音调,让它听起来不一样。然后把对话拉回自己一边后就提高声调。“噢,对。我尝试冻住那些固体。”他大笑,但听起来很糟糕,颤抖而又虚伪。对着树说话并非像几小时之前那样让人满意。


“多谢North!”他对雪橇消失的那边天空愤怒地呐喊。


他花了大半小时才找到他的法杖。它被荆棘丛缠住了。Jack没有特别努力地把它拉出来,只是让那些荆棘刺穿他的肌肤。当然,这很疼,但不足以刺激他的肌肤。他皱眉,检查手掌,法杖,最后是肩膀。它仍发痛,但停止了流血。


他对自己怒吼。感受到寂静压在他身上难以喘息。多亏他对Cherry Valley做的一切,天空早乌云密布,但他并没在这降雪。而现在雪在柔风里降落,覆盖在地上。重击在他身上。


愤怒突如袭来,他不确定自己在生谁的气,或者为何他内心沸腾,热到他好一阵子看不清眼前。可能他不是在生气,只是在忧伤。Jack从分不清两种情绪的差别,当他处于这种情感时也不能分清。忧伤榨取他的力量,然而愤怒能点燃一场风暴。


他带着法杖一起俯冲,大片的雪被一阵大风从地上卷起。他对着沉默尖叫,绵长不断,直到他掉从空中掉落。他在地上卷成球状,抑制住哭泣的冲动,拼命着不哽咽出声。他是JackFrost,冬日精灵,他不需要任何人。


他直到突然跳起之前才知道自己睡着了。坐起身子,模糊地盯着那明亮的空地直到他看到那个把他吵醒的人。从他可笑的大衣可看出他是个爱国战士,来福枪挂在他背上,血污染着衬衫的前襟。


 “我打赌你喜欢杀小孩,对吗?”Jack怨恨地问道。男人穿过他,Jack习惯了,也不多想。男人相当绝望,好像瘸了一样拖着脚步踱入森林,这几天很多人死了,为自由之名而死。不管那意味着什么,Jac真的不想插手。

 

他观察男人好一阵子,在安全距离内跟着他。他至今已习惯被无视,但不意味着被穿过的滋味会变得好受些。他跋涉良久,最后到了偎依在森林处的小规模避难营。


“如果你只要敢伤害孩子的一根毫毛,我会亲自把你变成闻所未闻的史上最大冰柱!”Jack空洞地威胁道。男人不会听见他,但说这些话无论如何都会让他感觉好受些。


男人踱步到其中一所房屋,在他倒地时有一个女人和小孩冲出来抓住他。由于他按照伏兵要求透露些什么,才得以成为唯一幸存者。Jack很怀疑究竟有多少人是真正因为寒冷而死去。这个想法困扰了他很久,直到他记起来有多少无辜者死去。和那人谈话的女子是为以裁缝为生的妇人,她的布料堆积在窗边。Jack又看了下自己的肩膀,开口变得更大了,他短暂希望自己知道懂得裁缝。不过话说回来,这件斗篷已非常旧了。


Jack穿门而入,发现有个和他年龄相仿的男孩在里面。他躺在床上,像死一般沉寂。Jack皱眉,稍微靠近了些。他害怕太过于靠近会给男孩带来寒冷,但好奇心是他一大死穴,将来他肯定会因为它而被卷入麻烦之中。


可怜的孩子脸色苍白,呼吸微弱,他脸上的大片红色肿块足够向Jack说明一切。这孩子患上天花,命不久矣,又一位受害者被添到这逐增的死亡名单中。他走开,难以言语,尽管他是多么想说点什么。


远处的角落里放置着一个行李箱。


他扔下斗篷,它落在肮脏的地板上,弄得地面一片湿润。Jack吃惊地望下去。斗篷一被脱下,覆盖在上面的冰霜就随着室内的温度而融化。一丝玩味卷上他胸膛,他轻轻发笑。这并非特别好笑,但这个事实着实让他吃惊。当然,Jack总会发现事物的有趣之处,因为他忙于做这些事好让那些坏情绪远离他更久些。


Jack在行李箱里找了一会,最后从里面拖出一件黑色大衣。看起来似乎符合他的尺寸,宽大到足以把他自己隐藏起来。Jack并不真的需要外衣,他可以只穿着白衬衫。只不过他在孤独时需要点什么来捆住自己。


他把它披到肩上,碰到伤口时让他缩了一下,然后把手穿过衣袖。好吧,这衣服有点大,他低头看自己的脚,在黑色的皱褶堆中似乎变矮。


床上的男孩笑了,Jack吃惊地转过去,他直视着Jack,盯着他肩上的外套,

“这对于你来说太大了。”他说道。


Jack咽下惊讶的情绪,往旧斗篷的方向望去,意识到扔下斗篷时吵醒了男孩。


他怎么看到冬日精灵这确实是个问题,但Jack太开心了没有注意。他阻止不了咧嘴而笑,“这是你的?”


男孩虚弱地点头,“它曾经很合我身,虽然我不知道我还是否需要它。”他悲伤道。


Jack皱眉,他憎恨战争,憎恨因此引发的死亡,尤其憎恨所有为此要死去的孩子们。如果他可以,他可能去找North,让他把世上所有的孩子搬到他工作坊里住。尽管这个想法很好,但这个俄罗斯人是不会听Jack Frost的话的。


他保持着距离不想让他感到寒冷。尽管披上肩没多久,这厚重的衣物开始结出美丽的霜花。Jack不确定要说什么,所以男孩对他说道:“你可以拿走它。”


Jack点头,拉着衣袖让自己手指感受着上面的纤维。虽然有几处破了,但完整而舒适,“谢谢。”


“好好对它。”他在Jack回答之前又昏睡过去。


仍皱着眉,他从旧斗篷上取走金色雪花,离开了这个家,离开了这个男孩。他真心想知道这男孩发生了什么,但他有几分确信他会好起来,然后后悔自己把大衣给了Jack。


 

 

有种东西总是比死寂更糟,那就是别人穿过他身时的空虚感。他讨厌那感觉,比世上任何东西都更甚。但好奇心真的会将他推入死亡。


“你感到有寒流了吗?”女人吸引了他的注意。美丽的妆容,在华丽的扇子下忽闪着。她身着最好布料,带着最呆滞的微笑,但她有着Jack所见过最锐利的灰眼睛。更不用说搂在她肩上的又高又瘦的男子。他们是迷人的一对,思量着蹲下的矮小女人是弟弟,高瘦的男人是姐姐。【They were a fascinating pair,considering that the squat little womanwas the brother and the tall man was the sister.】【==这里真的不知道作者什么意思】


Jack跟踪他们有三天了。他看到一个神秘的戴面具的青年溜进华丽建筑的窗内,那时他相当忙,忙于给英美两国下一场大雪。他跟着他们,只想发现他为何戴面具。结果是他们的上流社会的朋友相信这会让他们完成变成与自己毫不相同的人。Jack在附近徘徊者,看他们是否会揭露真容。但他们去的舞会实际上非常让人恼怒。他们不但非常死板,而且“Kate”“Peter”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这已经开始无聊了。


他知道自己不为人所见,在人们跳舞的房间里呆着,超过半数的人穿过他身体的滋味他已经尝够了。然而,这不意味着Jack不会嫌自己又老又破的外衣破旧。袖口处的纽扣早就不翼而飞,右边肩膀上还有个相当大的裂口。


完全感到无聊,Jack离开了舞会。他记起为什么自己憎恨这些事情。因为不管这里的气氛多么热闹多么充满欢乐,他都不是他们的一员,从不会是。他在出去得路上偷了一件好外套,只是用来刁难“Peter”。


 


 

 

 

Jack不经常赶流行,但商店里那件汗衫真的很吸引人。它是冰蓝色的,那就是它吸引他目光的原因。他想象自己穿了会很好看。尽管没有人会看到他穿时尚的帽衫,但这个想法依旧使人高兴。


他在先前的一周里弄丢了“Peter”的外套,他把它放在了大门处然后去洗手和脸,当他转身,它就没了。他生了十分钟的气,但原谅了那个偷走它的鬼魂。一定是个非常绝望的人才会去偷这么一件潮湿的,穿了六十年的旧外套。


现在大雪天的,他站在橱窗前,盯着那件会让他看上去很酷的冰蓝色汗衫。他看下自己的衬衫,它已经有一百多岁了,肩部有点血迹,有点脏,发黄。但仍完整。他前阵子弄丢了伴随他出生的那件汗衫。他甚至不记得怎样弄丢。


他接纳了偷它的主意,但随即打消了这个念头。最终,他还是找到了一件新外套。


他没有等太久。 孩子们对他们的雪人抱有越来越大的幻想,把衣服之类的东西给它们穿上。他天黑前发现它——一个孤单的雪人坐落在屋子的花园里,身边有三个孩子围着。他看他们祈祷着父亲的平安,祈祷着欧洲战火结束,最后爬上床。他们都是好孩子。他们听母亲的话,她会以爱作为回报。


Jack带着点高兴和悲伤离开他们的窗户,飘落地面。他用法杖轻敲着走廊栏杆,认真地不让地面结霜,他不想那个母亲早上出去工作时滑到在地。他对此很认真。


他发现雪人,接着大笑起来。它穿着汗衫,带着围巾,还戴一顶非常高的帽子。这件蓝色汗衫不与他在橱窗里看到的那件款式相同。但肯定比他现在的黄衬衫要好。他把它们从雪人身上脱下,真诚地抱歉对雪人的粗鲁对待,然后穿上它们。衣服有点大,不过话说回来,Jack真的很瘦。他拿走围巾,挥舞着把它围在自己脖子上。他感到满意,留下了那顶帽子,在他拿好法杖飞到空中之前,对着雪人假装提了下不存在的帽子表示敬意。不是为了外套,而是那条围巾,它实在有趣极了。


他把围巾给了一位老人。当他偷这件汗衫已经非常旧了。十五年,正是它的终结。但那不重要,Jack准备好钻进任何一件可以隐藏他的大衣,但藏进一条围巾是很难的。他看过周围行人都穿着带兜帽的外衣,现在那种款式很流行。


这次他没打算偷任何衣物。经济大萧条让人感到压抑,没有人在被偷走的外套后有钱买新的。他想从那些有钱的笨蛋里偷一件,但那些人稀少而又喜欢远离外界。


这极端的天气反映着他的情绪,他对自己闷闷不乐。人们排队等着领汤,风卷起小雪花飞扬。他对它们噤声,责骂它们。这些可怜人最后会生病。


最终他找到了外套。又沉又破,还有几处缝补。但相比与他的衬衫来说非常好了。他在一家商店里找到它——一件孤独的破旧的小外套。它没有兜帽,但Jack觉得还可以。它价位很高,但他从这个古板的店主中偷走它没有感到什么不好。


另外,他觉得它很适合他——不只是外表上。它老旧又破烂,还非常地孤独。那个冬天Jack没有花费与往年多的精力,他对自己说只是累了,但他真的怜悯那些冻死的人们,似乎没有一丁点人类的善心被遗留于世。


 

 

它是蓝色的,带有兜帽,而且还是免费的。尽管没有人想要它,因为它没有其他帽衫一样炫酷的款式。节俭屋,人们是这样称呼的,一个让二手货重获生机的地方。Jack想象一间面向精灵的节俭屋,想象着如果足够闪耀的话守护者们就会买他。这个有趣的想法持续了二十来秒,然后就被他推开。


他是Jack Frost,几乎三百岁了。他被North无视,被Bunny诘问,完全被其他精灵看不起。——除了Aegir。他总是对Jack很好。


他很习惯于孤独,——这不会伤害到任何人。他拒绝让孤独感胀大,比那偶尔在胸膛反弹的空虚麻木感还要大。他不再需要任何人,现在不需要,也从不需要。他有自己的乐子,拒绝被类似同伴的东西约束他。


但认真地说,他想要兜帽,想要了很久,但他不会再那么幸运。蓝色带帽衫有点破烂,肩部有点褪色,但整体还是好的,——而且蓝色是他最爱的颜色。


他从衣架的顶部瞥看过去,确定没有人看见漂浮的帽衫。今天的店非常空。天气太冷,没有人愿意外出。经营商店的人拒绝闭业,Jack不得不批评他们的固执。


他穿上帽衫,换下他那件破旧的夹克。他把它举着过头,喜欢那霜花让肩部的褪色变得不明显。轻浮地笑着,他拉上兜帽,在旁边的镜子里看自己的样子。他小小旋转了一下,喜欢穿上这衣服的自己的样子。


兜帽让他看起来不那么瘦骨嶙峋,而更像一个正常的少年。这肯定让他看起来更时尚,那是真的。甚至连带他那捆着腰和他的两条腿的裤子——看起来也不那么旧。他嘲笑着自己的反应。兜帽把他的眼睛藏进阴影,让他笑着的样子看起来相当邪恶。几束白刘海伸出来,但不碍事。兜帽比任何大衣夹克都能更好地隐藏他。


最后一次轻笑,他捡起法杖,拿回那朵金色雪花,离开了节俭屋。毕竟他还有恶作剧要搞呢。



——Fin

评论
热度(7)

© Jane.Fre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