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ttenDown the Hatches|Invisible|Twisted Skys

发生在Storm of storms 之前 



BattenDown the Hatches


                             封锁舱口


Bunny本应该期待着他们一到 Santoff Claussen[注1]会引起一场轰动。Jack看起来不太好,他仍知道所有的守护者都在这。这可怜的孩子,他的鼻子流了一天的血,有时候会减缓一下,但从未真正地停过。他神志时不时会清醒,身体抖动得比蟋蟀还厉害。


所以当他把出乎预料地清醒的Jack从兔子洞里带出来时,真的期待过半的人挤过来围绕着询问他们的冬日少年发生了什么事。Bunny没有提到他已经照顾了他一天的事实,所以现在Tooth生气地看着他好像这都是他的错。不,压根没提及那些事。他只是把带血迹的布条推到她手中,忍着没有告诉她现在Jack是她的了。没有告诉她要帮Jack擦鼻子,Bunny就跑去找Phil[注2]。


谢天谢地,他费太多力气就找到了。Phil就在他转身的时候就出现了。“只要North一回来,我们就得把Jack推出门外——我迟一些再向你解释为什么。这里够坚固抵挡一场大风雪吗?”


Phil说着Yetish[注3]告诉他这得看暴风雪刮的程度。


“如果我是你,我会选择用木板封住一些窗户。”


Phil比为人所知的更聪明些,他立即分配几只小精灵和雪人开始封住上面的窗户。他们可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雪人可以从三米之外嗅到危险而且Jack散发出的危险气息像颗炸弹那样。


Bunny打理所有事务,“North在哪?”


“我觉得他在马来西亚上空吧。”Tooth回答道,羽毛仍竖起,看起来似乎被男孩的出现吓坏,“为什么我们要推他出去?他看起来不像愿意被推到地板上。”


“因为North就是个笨蛋,他早在五天前让Jack推迟风暴。”


Tooth不明白这种状况,然后只是凝视着Jack,他坐在舒适的椅子上用难以参透的表情望着他们。“噢——”她尾音逐渐消失,然后飞过去为Jack提供些饼干和水。


“他只要下一场大雪就会变好了,但现在他开始担心Santoff Claussen会倒塌。”


“这担忧是对的。”Jack从Tooth身后说道,他看上去有点生气,但还没足以把她推开,“我之前就试过搞垮过房子。”


“这就是你为什么在这里做的原因?”


“我可以在南极上做,”Jack驳道。


Bunny很高兴Jack有足够清醒的意识适当地做出争吵,“要是你撞上Tabe怎么办?”


“你们认为他是个坏家伙,但他可以从几米外就知道这怎么回事。他可能早就知道我做的事,早早躲在一边袖手旁观,所以我不会遇到他的。”


“要是你做不到呢?”


“我好好地完成的。”


“之后会发生什么?你都五天没睡了,Jack,我不打算出去找你,然后在南极上找到你的瘦屁股——因为在大雪中晕过去不能照顾好自己。”


他们四目相对了好一会儿,但这次Jack带着精神错乱打着注定失败的战役


“我自己照顾自己都三百年了!你们真的认为现在我需要你们吗?”


Jack又变回半清醒而坦诚得可怕的样子,Bunny不想和他吵,至少不在别人面前。他们短暂的口角奇迹地让Tooth感到安心了一点,但Sandy执意在Jack脸前挥洒着雪花。


男孩拂走它们,“我现在不能睡觉,不要用雪花引诱我!那真是太可恶了!”


Sandy脸上浮现悲惨的表情,然后狠狠地瞪了Bunny一下,因为他什么时候变成了专攻Jack疯狂行为的专家?


“他会好起来的,North还有多久回来?”


“十五分钟。”Tooth完美地回答道。

她稍微飞近Jack,他蜷缩得越来越厉害,好像疼痛彻底破坏了他的身体,他把手搁在眼睛上,手指不断地抓挠着头皮,“十五分钟”Jack无精打采地重复着。


“是的夥计,十五分钟。然后你可以在外下一场史上最大的暴风雪。我会把圣诞的事告诉North。”

 


注1:Santoff Claussen是North的玩具组装工厂,同时他也住在那儿。

注2:Phil是雪人的头头,Norh主要把事情交代给它处理。

注3:Tetish指的是雪人们说的那种语言。


评论
热度(8)

© Jane.Fre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