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Lcid Observations|Twisted Skys|Invisible

Half-Lcid Observations半清醒的观察

Bunny发现他不喜欢一个直率得残酷的Jack,比那个喜欢恶作剧的更甚。


这也不是因为Jack在抱怨。不,如果男孩只是在抱怨,那么他可能不会发现自己会面对由此以来进行得最艰难的对话。


这个纯粹的——Jack没有在抱怨——的事实让Bunny毛骨悚然。事实上Jack对任何事物都深有研究。


Bunny从不会错误地认为Jack对接下来发生的事一无所知。从他的话语可以了解到,他一直用放大镜观察他们,然后对他们为什么只做自己能够做的事进行又精辟又残酷的设想。谁会猜到处于半疯癫状态的Jack会毫无顾虑地谈论那些他通常用一副“我对此深感绝望但你们不必了解”的微笑来应对的话题。


说实在的,Bunny宁愿他对他恶作剧,甚至在复活节上下一场大雪,而不想被迫看到冬日少年再次变得这样——他的鼻子一直流血,而且口耳中一直有黑色液体流出。他不合情理地摇曳在可怕的清醒和疯癫之间。他静不下来,如果Bunny没有照亮隧道的道路的话,Jack完全会在土里踱步出一条深沟出来。他捣弄着复活蛋,朝着那些石像扔石头,还有说话。


他对着Bunny说,对着蛋说,对着墙说,对着空气说,对着他自己的手——甚至是脚,说着话。但这并不是没有意义的漫谈。


“我不应该告诉他,”

Jack对着墙说话,“这是个秘密,他不应该知道。”

“什么秘密,Jack?”


Jack突然转向他,他打着自己的手臂,几乎要撞上Bunny。“那个秘密啊——你不应该知道。”他坚定道,这时他的眼神变得锋利,Bunny知道自己不可能从Jack那里套问到什么。


Bunny叹了口气,又擦拭起Jack的脸,这次男孩没有躲开,只是顺着Bunny的意让他擦着他的脸,“你真的一点也不打算告诉我?”


“不……”他停顿下来,专心地盯着那些不动的石像,Bunny知道他又失去了神志。


“这是秘密,我不应该说出来,它只会伤害人。”他悲伤地低吟,Bunny不清楚他到底对着谁说话。


“为什么会伤害别人?Jack?”Bunny觉得让Jack说着话更好些,这样他看着半疯癫的Jack就不会那么难受。他真想教训North一顿,待Jack好了些,他也会教训Jack一顿——为他没有告诉他们关于这一切。


“因为人们不喜欢真相啊——我知道Tooth就不喜欢,她喜欢到处转悠,假装一切都会有好的结局,甚至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你们真的认为在只能对着自己的腿说话的这三百年过后,我还能正常吗?我的脚实在不是个谈话的好对象。直到如今,她还是对这会生气,不,不是生气,这更像她仓促去修理一件根本不会修好的东西那样——你们这些家伙总这样。除了你,Bunny,你仍会说些刻薄的话,但你并不总是想着去修复它。”


兔子畏缩了一下,“我很抱歉——”


“不要那样说,这让我起鸡皮疙瘩。如果你一直道歉,那你真是比Tooth还要糟糕。”Jac叹气,开始走下一条通道,Bunny理所当然地跟紧。“这个秘密我不想告诉任何人——连Father Frost都不知道。但我认为那是他的错——从自我诊断的角度来看。”


“你到底在讲什……”



“有那么几次,”

“我太孤单了,厌倦所有人都穿过我。”

“然后我试着从树上跳下来,但一点事也没有,因为清风托住了我没有让我掉下去。”

“我试过饿死自己,但几天后,那股痛苦消失了——而我再也没有感到过饥饿。”

“我也试过用什么东西刺穿自己,但没有发现任何足够尖的东西。”

“我试过对抗Pitch——带着送死的想法,他却没有杀了我,只是试着吞噬我。”


他戏剧性地停下来,一点也没有被暗黑的话题打扰。


“我发现其实我不并想死。”



Bunny安心地舒了口气,甚至没有发现自己什么时候屏住了呼吸。

Jack突然弓起身子,死死的抓住自己的身躯。Bunny马上走到他身边,他让Jack放松下来,坐到地上。“你不会再那样做了,对吗?”


“是的,我不会再祈求死亡。”他的脸舒展开来,身体不再紧缩,好像疼痛在那时突然从他身体里消失,

“我现在有家了。”


Jack微笑,点亮了这个晴朗的天空。



Bunny想说点尖酸刻薄的话,这些话差点喷涌而出。但Jack看起来那么真诚,他不想破坏这个画面,所以Bunny只是擦着Jack的脸,没有说话。

 


评论(2)
热度(8)

© Jane.Fre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