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ear Skies and Boodly Noses |Invisible|TwistedSky


要到了上次翻译的文的授权w

原文地址戳https://www.fanfiction.net/u/1304923/Twisted-Skys


Clea Skies and Bloody Noses


这不是一个小请求,但是会让很多人开心,Jack是知道的。那也是他答应这个请求的原因。他想给孩子们一个有趣的圣诞。他知道一些孩子想要一个白色圣诞,但大多数都希望家人团聚。他们想要家人回家,平安无恙。

 

Jack明白,North也明白。这个俄罗斯壮汉知道Jack可以提供安全的天气。

 

“你肯定你自己能够做到吗?”North再次问到这个早被问过上百遍的问题。

 

Jack得意地笑了,捏转着法杖,“小菜一碟。”

“五天,Jack,就五天。然后你就可以下一场暴风雪,我保证。”

 

Jack对着这个大家伙笑起来,拍着他的手臂。“你不必这样收买我。”

当然,North不知道Jack释放能量时,将发生一场不亚于大风暴的暴动。封住力量五天,足够漫长。

 

Jack的同意让这个焦虑的家伙开心起来,他再次唱着俄语小歌,案首阔步入工作坊。圣诞前五天,North只有时间提出这个要求,这纵容冬日精灵做他想做的事。

所以Jack离开,计划着做点什么让他保持忙碌。

 

 

封印自己力量这件事比其它守护者想象中更要困难,这不仅意味着把自己塞起来,忍受着不适。

不,这是在检验Jack的自控能力。他必须非常小心,片刻的分心和一丁点的泄露会引发力量的奔涌。包括睡觉时,他都必须非常小心。

 

 

第二天,Jack知道自己不能够在守护者们面前隐藏自己的不适。他们紧紧盯着这位年轻的守护者,这经常让Jack感到不舒服。

 

 

成为守护者已经有一年半,Jack仍然不习惯这种社会互动。所以自己一个人呆着不是一件大事,他只是要让自己保持专心。五天足够长,让Jack躲过守护者们的侦察。

他留下了一张潦草的纸条,告诉他们自己只是休假去做点别的事,回来后他可以在任何时间里工作,除了在圣诞那天。

 

 

他认为自己只是藏起来——五天不足以让他们扔下一切去寻找他。

不,他们通常得在几个星期后才能找到他。清风似乎喜欢这个捉迷藏的主意,最主要的是它有机会带Jack去任何想去的地方溜达几天。

 

 

第一天,Jack把时间花在追赶云朵,封锁力量的开口,隔绝自己上。这是最容易熬过的一天。如果他让自己保持忙碌,他就可以忽视那些——就像他的衣服不再适合他那样,古怪的感觉。

 

Jack在大西洋逗留时被别人缠上——事后看来,他本应该知道那是Aegir感受到他在冰山周围乱转,但是这仍然成功地让Jack吓得跳进空中——那时他刚转过来就看到两只鱼眼斜睨着他。

一阵微弱的喊声后,Jack跳上冰面,扔给那条鱼一个生气的表情。“你可以不要突然在我身后出现吗?我差点会冻住你。”

 

鱼尝试发出一些类似哼笑的声音,但是听起来更像在漱口。他似乎一点也没有被自己的失败感到困扰。“那肯定很不舒服,幸好你没有那样做。”

 

 

“你想干嘛?”

“你为什么在这里?”

“是我先问的。”

“我的问题更加合理!”

“我的问题怎么就不合理?”

 

 

“因为这是我的海洋,你只会搅乱它。我有一个相当好的理由……不要让我在你回答之前回答你!你在玩弄我!我再问一次,你为什么在这里?”

Jac得意地笑起来,“我只是想把这个冰山移到北方,在North的请求下。”

“North?移去北方?这真令人困惑。”

“Aegir,”Jack叹了口气,

“你这家伙,你可以问我啊,我会回答你的。”

“好吧,那正是我想要的。”

“为什么他想要移走一座冰山?为什么你不和其他季节精灵一起在季节点忙活?”

“他没有这么想。我只是移走它去北方,那好让它不那么快就化掉。还有,今年的冬至我独自一人工作,Father Frost和Loki还有Old ManWinter一起闲逛去了。”

 

“你想推迟暴风雪的来临?”Aegir的表情突然亮起来,“那就是今天的天气那么奇怪的原因!没有一场暴风雪!”

Jack点头,笑了笑,捉住一缕清风然后飘在了半空。“是啊,你发现了啊。现在离开这冰山好让我推动它吧。”

“如果你不打算来一场暴风雪,那么就让我接手吧。”

“为什么?”

“因为。我还有什么别的事可做呢?”

“弄点海浪?”Jack耸肩。

鱼露出的无动于衷的样子让Jack发笑。“我看起来像什么,一架该死的海浪制造器?”

“一架什么?”

“一架海浪制造器。就是人类在室内用来制造水流波动的机器。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他们不来海边在真正的海浪里玩耍。我可以比那架垃圾机器做得更好。”

 

“确实。”

“噢,你快离开吧!”

 

Jack笑了,竖起了法杖。鱼的巨大的眼睛瞪得更大,慌张的跳出冰面,涌入了水里。不一会儿,清风接受他的召唤,然后推动起一边的冰山。

 

 

 

 

第二天,他开始感到不适。这时他开始头痛,皮肤瘙痒,感到自己像一块汲满水的海绵。他抖动着,不能够静下来几分钟,他看起来像Tooth悲伤时那样扭捏。

所以他去探望Jamie,这个孩子不会问他为什么想不断地打雪仗,因为这是很平常的事。冬日精灵只是不能够保持安静罢了。

 

他找到Jamie窝在起居室的沙发上,看着动画片。Jack通常会被动画片吸引住,这一点让Jamie感到非常滑稽。他最爱那个讲述一个小孩和它的狗一直相依为伴的故事。

 

“嘿,小孩,圣诞快乐!我们一起出去玩吧!”

“圣诞快乐,Jack。”Jamie指了指电视,“能等一下吗?这个节目在十五分钟内就能结束。”

 

Jack可等不了十五分钟,事实上他一分钟也等不下去。他跳下沙发,拉起Jamie的手,尝试拉他起来。“这节目会重播的!那时我们可以一起看重播。你知道我不喜欢看播到一半的节目。我们出去吧!”

 

“啊,Jack。外面很冷啊。”Jack知道Jamie在开玩笑但他仍然瞪了他一下。男孩笑起来,“你今天怎么了?”

“我无聊,”Jack说谎说得天衣无缝,这时他的眼睛后隐藏着小爆炸。

 

男孩挪步上楼回房间,Jack坐回到沙发上。Jamie通常是个穿衣很快的人,但是Jack感到这一下子像永远那样漫长。Jack玩弄着自己的拇指,把法杖放到脚上不让它掉落,他沿着杖身敲打到弯钩上,抖动着脚,最后跳起来,然后在沙发上换了个位置。

 

Jamie最后下来,看着Jack大笑“认真地问一下,你还好吗?Bunny今天给了你太多巧克力或者其它别的什么东西吗?”

Jack站起来,没有回复就抓住了Jamie戴手套的手。Jamie被带得冲出房间,向母亲大喊着自己出外玩雪。

 

 

“我想建堡垒,打雪仗,堆雪人。但我想用传统的方式,不用冰雪力量。”Jack笑着,漫步着,感到自己的头痛随着走动而有所减缓。

“为什么不用冰雪力量?”Jaime问道。

“我不知道,只是觉得可能会更有趣。”真相是他害怕过多地使用那股可以与清风交流的可怕力量会导致那地狱挣脱出他身体,然后酿成史上最大风暴。

 

 

所以他和Jamie玩了大半天。他们建堡垒,堆雪人,他们叫其他孩子加入他们,玩一场全面性的大雪战,这雪战有指挥,有军人,蔓延到人行道上壁垒。Jack是全场最好的指挥官,他自豪地承认,这不是因为他拥有无尽的弹药。

他几乎能够无视身体里的瘙痒,或者是像炮弹一样轰炸在头脑里的疼痛。他仍然能够玩耍取乐。

Jack从没试过封印自己的力量超过三天,他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

 

 

第三天就像第二天那样,除了所有的症状都扩大了三倍外。

 

他没有再次打扰Jamie,他花更多的时间和清风呆在一起,在喜马拉雅上安全穿过过那崎岖的山区。

 

山神——Himavat,一点也不高兴。她向他投掷着冰锥,Jack把这变成一个游戏——就像他做的每一件事那样。

 

他能多程度地避过那些尖锐的横飞的冰雪飞弹?很明显不够好,特别是这个攻击者有能力召唤出冰墙。

 

.几分钟后被冰锥打到这个事实比伤到他脸颊更伤到他的自尊,他旋转起来,伸出手来摸鼻子,不料只来得及闪避来躲过被刺穿的命运,相反地,他的兜帽被钉住了,然后被它牵引着贴到了墙上。

 

那个女人靠近过来,眼中充满愤怒。“你试过保持静止不动吗?”

“……没有”Jack反抗地喊道,

她在手心凝出一个冰锥,但是没有投掷出去。“事实上,我有一个更好的主意。”她告诉他。她拎起她的纱丽,然后走开。“现在你要学会如何保持静止不动。”

Jack回避她。噢不,他不可以坐在这直到她原谅他或者等到别的守护者捉住他。他们早就开始寻找他,他知道Sandy可以通过雪的痕迹来追踪他,但是Jack比梦境的主人更快,那又是另一个游戏了。

 

Jack知道他最后会克服脑中嗡嗡声并且能够保持不动,他害怕入睡。那时,那些嗡嗡震动都会离开。Jack感到脑中里塞满蜜蜂和岩石。他现在害怕保持不动,因为接下来疲惫会把它拖入睡眠中,然后他的力量会泄露出来,穿过他身体里那些被用心设置的障碍。

所以他蠕动着,奋斗着。那时他几乎撕下兜帽,他知道自己需要想出另外一个计划。所以经过痛苦的挪动后,他滑出了连帽衫。

他觉得那衣服挂在哪里像一面被遗忘在雪地里的旗帜,他会回来取回它,当他再次相信自己能够使用力量之时。现在他只需要把自己塞到他古老的破旧的衬衫,这为了躲避其他人,要不然他们会看到它然后要求给他一件新的,然后他们会看到他是如此瘦削,要求他吃多点东西。

Jack不吃东西200多年了,他现在依旧很好,他不需要再次习惯进食。

所以没有了更深的困扰,清风把他带起来离开这座旧山和那个脾气古怪的山神。尝试赶在那个被分配寻找他的守护者之前赶往北边半球。

 

 

 

第四天,第四天是最糟的。Jack不认为他可以熬过第五天。

最后这两天他被头痛和瘙痒的肌肤折磨,然而,第四天他没有再垂死挣扎。

 

“好吧,好吧,”他安慰着清风,因为它担心地把他卷起来。“我不会再这做了。”他蜷缩着手臂,包绕着自己的身躯。他知道体内的躁动实际上没有做什么,但或许他可以假装它会停止然后从身体里脱落出来。那就是它们看起来将要做的事。

 

他认为对着雪大喊不是一件最利于隐藏的事,但是他还是这样做了。这不是难以理解的,一次绵长的呐喊可以呈现他心中的痛苦。Jack最痛恨的就是身体上的疼痛,他可以处理好精神上的痛苦,他已经这样做了好久,没什么大不了。但是身体上的痛苦是完全另外一回事。他不经常花时间去伤害自己,所以他认为他不习惯疼痛。

 

 

他对着雪大喊,对着石头大喊,甚至对着清风大喊,即使它知道他不是对它生气。他从不对清风生气。

 

 

那就是为什么Bunnymund最后能够成功地追踪到Jack。一开始那平原看起来不像有什么东西覆盖在上面,天空清澈得像清脆的响铃,Jack是多么想改变它。他认为当他看到Bunny出现在自己视野中时对着天空大喊,不是个最好的办法让那只机智敏捷的兔子相信一切都井井有条。

 

所以当Bunny以全速跳到他身边并且尝试坐下时,Jack一点也不惊讶于Bunny的担忧。那没有阻止他从中取乐。

 

“你确实在乎我!多贴心!”

Bunny对这不买账,他看起来不太高兴。他把背上的白布拉下来,开始给Jack擦脸。

“你在干什么?”Jack想躲开,但是他的平衡感休假去了。世界倾倒翻转了,让人感到恶心,他突然拉着Bunny胸部——像拉着坚实的物体那样,借力起身。

“别动,”Bunny说道,他的声音介于严厉的叱喝和温柔的担心之间。“不要把血蹭到我的毛上。”

 

血?Jack没有流血,虽然他感到一丝晕眩,所以Bunny可能说的是冰霜,那真是太可笑了。“不对,我不可以在圣诞来之前冻住任何东西。”

 

 

通常,Bunny会猛烈抨击他——从身心上,或者直接叫他笨蛋。但是他现在只是把Jack拉起来,离他一臂之远,看着他。“为什么不?”

 

“孩子们想要他们家人平安回家,所以在圣诞来临之前没有暴风雪。”

Bunny皱了一下脸,拿回白布擦拭Jack的鼻子和嘴。“你要坐下来,Jack”

Jack摇了摇头,至少是尝试去摇头。这个动作没有帮助他减轻疼痛,所以他发誓不会再摇头。“我不能,不能睡着。”

“你上次睡觉时什么时候?”

“四天之前,”但是他感到像过了四年那样漫长。

Bunny推了一下他的肩膀,疼痛像炽热的火棒那样击穿他的身体,击穿他的肩胛骨。他知道自己痛得喊出来了,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脸朝下地跌落在雪地上,幸好Bunny奋力地把他翻转过来。

 “好吧,Frostbite。很好,呆在我身边,孩子。你会好起来的,我们回北极去。”

他看了看刚才自己的头朝前在雪地的地方,注意到那里有点黑色的斑点侵蚀着它,或许他又开始流血了。Jack伸出手摸了一把脸,有什么东西从他鼻子里溜出来,蔓延到他嘴唇上。把手从脸上拿下来,他死死盯着上面残留的血液,好像他自己的血液从没有这么迷人过。

不过天呐,他感到脑子里有什么东西挣扎着跳出去。Bunny去哪了?“Bunny?”

兔子在那里愣了几秒,然后靠了过来。他再次用那块布来擦拭Jack的脸。“这发生了什么事,你还好吗?谁干的?你的帽衫呢?”

太多问题抛过来,Jack一时间无法理清思路。“接下来要干嘛?”

“我打算用兔子洞带你回北极,你同意?”

Jack几乎忘了不要摇自己的头,他呻吟了一下,感到视野像被轰炸了一样,眼前的Bunny似乎被分了两份,于是他用手盖住了眼睛。

“好吧,不同意。”

“我不可以回北极。”

“为什么不?Jack,我不会把你丢在这。你身上发生问题,我们得想办法解决。”

“North不可以看,他不会再问多一次。这是我唯一能够做的事了。”眼前突然变得清晰,“你也不能。”他愚蠢地告诉Bunny。

他转过身子,颤抖地站起来,拿回自己的法杖。Bunny在旁边,一边帮他稳住他脚步,一边把他按回地面。“我不能看什么,Jack?我不明白。”

“那就够了。”他尝试扯出一个微笑,但由于种种原因他的脸罢工了,最后只能面无表情地看着Bunny。是的,即使清楚地知道那没有用,他还是召唤起清风,但风儿只是缠绕在他身边,没有把他卷起来。很明显的,Jack知道清风想让Bunny帮助他,但他觉得这仍像个背叛。

Bunny的爪子突然握住他的法杖,冰霜从杖身蔓延到他皮毛上,他似乎一点也不在乎。但Jack在乎。这轻微的意外的滑动弄痛了他,因为他得用力抓住法杖。他感到自己蜷缩起来,知道Bunny接住了他,但,再一次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跌落在地上。

“这什么意思?”Bunny拉他起来,让他不要完全贴在自己的背上,而是把他的头搁在了Bunny的腿上。兔子再次擦拭着他的脸。

有什么东西在他身体里开始互相对抗,心神不定,窘迫,失去游戏的恐惧。这个游戏不再有趣。

“如果我释放能量圣诞节就会被毁掉。”

“什么?”

是的,那听起来似乎不合情理。“如果我释放我的力量,会引起一场你从未见过的巨大暴风雪。我不能休息,我不能松懈,直到圣诞结束为止。”

“Jack!”Bunny听起来很愤怒,“你这是在自杀!”

Jack觉得那有点有趣。“我试过,比我想的更没用。”他在说什么?Bunny不应当知道那些事。

Bunny皱起眉,“我很抱歉,Jack。”

很明显这不是Jack期待Bunny说的话,“什……?”

“我一直对你说刻薄的话,我忘了你一直孤身一人。我知道被人穿过是很痛的,但是我时而会忘记。我很抱歉,Jack,你不必这样做,你不必为我们而伤害你自己。”

他从哪里冒出这种想法?“我是为了孩子们,”他虚弱地回答到。

Bunny把Jack的胸膛拽过来,近乎拥抱着Jack。“我知道你有些难以启齿的问题,因为你通常是个出色的谎言家。那真是可怜。”

Jack对这样的话语发笑,“我现在还不能释放能量”他重复道,更多地针对自己而不是Bunny。“但我不想一个人。”

Bunny喷出鼻息,“好吧,我不想在这寒冷之地呆着。”

Jack笑了,感到完全地舒心,因为Bunny没有告诉他说要离开。“接下来去你的兔子窝?”

 

 

第五天是圣诞节,Bunny答应Jack不把他的现状告诉给North,直到他送完礼物为止。他对Jack许下这样的承诺,当North在北半球转完一圈后他会停止约束自己,然后在北极弄一场史上最大暴风雪。

当所有事情结束之后,Jack很清楚一些冰川和North的房子会被彻底地摧毁。North和Sandy在暴风雪结束后——也就是三天后,来看望他。他很清楚纽约的人们会把这当作成末日的宣告,Loki会失望的。

Jack很累,自从被拜托之后就一直没睡,而且身体的能量被榨干了。他对自己从其他守护者那里收到的礼物,或者是小精灵们为庆祝他而烤的雪花曲奇毫无兴趣。他唯一在乎的就是他房间里的那张床。

他不久就能做到。

清风带他到North那,但是这个大家伙几乎是期待着这风的到来。在听到North表达歉意并许诺不会再叫Jack这样做之前,Jack已经失去了意识。

North看着身边的梦境主人,但那个小个子只是耸了耸肩。Jack是自己睡着的,在他头顶上没有一颗金沙。当然,在他们把Jack送进他房间的床上后,Sandy就把代表梦境的金沙送到Jack的睡眠中去。

派对会等Jack恢复过后才开始。而现在,这个俄罗斯壮汉被Bunny愤怒地拽去洗那血迹斑斑的布条。当然,也愤怒地去寻找男孩的带帽衫,或许给他一件新的而不是现在穿的那件。这时North可能成功地将大量礼物给男孩,没有比这更让他高兴了。

 


End|Tbc

评论
热度(11)

© Jane.Freed | Powered by LOFTER